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74章 用夫妻间最原始最直接的方式
《我是男子汉》 王茜接过手机的时候,拉着我的手久久未放,一直深情而感激地看着我。
我本来想问她白绍南为何会知晓我约李蓉的事,但想想又觉得不合时宜,改而找了个无聊但我很感兴趣的话题,轻声问她:“茜茜,你们家和白家已经交往好几年了,为什么现在忽然之间就生出了那么多事端?你说会不会是因为我的出现?”
王茜没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拉着我的手起身,柔声劝道:“老公,你身上都烫红了,我们去卧室,找点清凉油给你涂抹一下吧!其它事慢慢再说。”
我没拒绝,即使心中一万个不愿意,但今后一段日子内,我也会表现得很“正常”,因为从现在开始,一直到我真正有底气的时候,我都不可能让她甚至让你我任何人看出我的不正常来。
可能是为了感谢我的成全吧,王茜对我可是温柔至极!可我被烫的地方除了肚腹,还有大腿及不可以描述的地方,我对她说只是烫红了而已、并不严重,可她却非要每个地方都给我检查到位……
这倒令我又回到以前,具体说来就是又害怕和她“坦诚相对”了。以前我是因为自己是李蓉说的那种“俗称处.男”,不愿意就那样轻易被破身;而此时,我则是不想和一个反复出轨、对我来说已经彻底死心了的女人亲热。
王茜是真有那种心思的,在检查我被烫到的地方时,她一边给我涂抹清凉油,一边却把自己身上的睡衣除下扔朝了一边。
幸亏我机智,推脱说现在岳父岳母还不知在何处受苦,我们如果在这享乐,那太也对不起二老。
哪知白绍南那家伙的办事效率超高,我刚用那理由说服王茜,岳父王劲松便打来电话,告知我们他已经完成“公.务例行调察”,正在回家的路上。
王劲松也算是有心,电话是打来我手机上的。他很明白自己被隔离问话是怎么回事,打电话来除了报平安外,还大大地夸奖和感谢了我一番。
而且他同时还报了个喜讯,说自己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回家前白福润亲自给他打电话,说他这回被问话是干部考察的一个项目,王劲松是春城下一届副市.长的重点培养对象……
我不懂那些官.场上的事情,但王茜听了后却高兴异常,原本和我并排躺着的她,乐得直接就翻身骑坐在了我的身上,大叫着说我是王家的福星。
其实王劲松也说了同样的话,他说自己的运气和福气大多是我带来的,并鼓励我以后好好努力,有大好的前程在等着我们家。
“萧剑,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韩信、勾践和邓公的例子吗?你这回做得很不错,但我还是要送你一个字——忍!男人的本事,很大程度上体现在这个字上。我希望你以后越来越成熟,越来越长进。”
“我王劲松只有茜茜一个女儿,也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现在我和你妈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将来你们能好过一些,希望你能明白,随时以此自勉。”
结束谈话的时候,隔着电话我也能听出他的谆谆教诲之意,而且我也明白他话中之话的意思,无非就是要我“忍得绿上绿、吃得苦中苦”!
劝自己女婿忍着戴绿色大帽的岳父,王劲松也算是人间极品……
王茜是真的兴奋了,一定得犒劳我。我和她是夫妻,所谓的犒劳,自然是用夫妻间最原始最直接的方式。
我们是合法的夫妻,还是新婚夫妇,行夫妻之事乃是天经地义。可面对王茜的热情,我却是打内心里的不愿意。
可惜身为一个男人,最悲哀的事就是身体有时会不受大脑控制,特别是面对王茜这种几近完美的躯体,只需轻轻的撩拨就足以让其背叛大脑的意愿,即使才被烫过,即使王茜之前给涂抹过清凉油,也不能祛除那束天生的欲火……
不过到得后来,我的大脑也屈服了,说服自己的理由很简单:我和王茜不可能走到最后,照现在这种畸形的路,等以后的以后,不知她是谁的妻子呢!最主要的是,我清楚地知道,王茜虽然是我的妻子,但她却更像是白绍南的女人……
屈服于王茜美貌还有另外的原因,我现在确实没有跟她翻脸的底气,且不说岳父王劲松作为一区头儿,就是白绍南那,我也没有与之抗衡资本。而且我听说女人在欢悦之后,往往就会说出真话,我想试试是否真的如此,借机探听一些自己急需知道的事。
但纵有千万个借口说服自己,真正享受那身体上的快乐时,我心里还是感觉到了无限的凄凉:今晚我才得到李蓉最珍贵的东西,白绍南也绝对来和王茜做了不可告人之事,可现在各回各家后,我却又再次跟王茜这样,我是不是近墨者黑,也变得跟白绍南一样的变态了?
我只听说,想战胜强大的对手,就要变得比对手更强大!我可没听说过,要战胜变态的对手,就要变得比对手更变态……
王茜很是投入,至少她没看见我在极力展示男人雄风时的那份忧郁。
当一切**都趋于平静时,她伏在我的怀里温柔得像只小猫,甜甜地轻声说道:“老公,谢谢你为我和我家做的一切,刚才爸爸的话你也听见了,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的幸福就会变得无忧无虑。”
我在配合着她憧憬的同时,也适时地检验那句女人欢悦后会说真话的可靠性,给了她一个亲吻后便抛出心中疑问:“对了,白绍南怎么会知道我去约见蓉姐了?”
“老公,这个时候别提他们那家变态好不好?我就想这样偎在你的怀里,好好的睡上一觉!”王茜的回话令我失望,但她的语气却没什么异常,骂起白绍南来一点也不客气。
我轻笑道:“从明天开始,也许就得要跟白绍南斗智斗勇了,不好好了解对方,又如何保护好你?又怎么去完成爸爸安排的事?再说,我去约见蓉姐,你就不觉得奇怪?不怕我们也发生你和白绍南之间的那种事?”
王茜先是对我的话很感动,抬起头看着我连连点了点头,但听到后来,脸上一红后娇声道:“看你又说到哪去了,以后不准提我和那个变态的事!”
也许那个话题说起来确实很尴尬,所以她一句过后又接着笑道:“白绍南过来后,我一直都在他的身边,没见他打过电话,应该是有人发信息告诉他的,但他说出来之前,我也不知道你约蓉姐姐的事,就更不知道是谁告诉他的了。”
“不过他和我一样,对你跟蓉姐姐很放心,就像他说的那样,那晚人家都主动脱你浴巾了,你不是也没敢把她给如何了吗?”
王茜也拿那事笑话了我一句后,却忽然叹道:“虽然你理解我的苦衷,但白绍南毕竟让你吃了那么大的亏,我有时倒希望你真的能把蓉姐搞到手,也算是替我们王家出一口恶气。”
此话让我心里有些警觉,因为我怕王茜是在试探我,但我也不想在此事上撒谎,只得以一声叹息来掩饰自己的不安。
不过我好像会错意了,王茜叹完过后,忽然问了我一句:“你知道为什么白绍南会那么放心蓉姐姐吗?”
未等我回答,她又解释道:“据说他俩不在一个频道上,那蓉姐姐对任何男人,包括自己的老公在内都不感兴趣,为此白绍南没动脑筋,但始终没办法让蓉姐姐就犯,要不他们的孩子也不用找人代孕了!”
之前王茜就说过白绍南与李蓉的儿子是找人代孕的,好像还说代孕的人后来离奇死亡什么的,看来她对白绍南也不是全部的知根知底。
但听她这一说,我算是放心了一些,白绍南不怀疑李蓉和我有事,那至少他不会对李蓉怎么样,让我少了一份担心和牵挂。
王茜说完过后,感慨了一句:“这家人倒真的是变态,包括蓉姐姐也不例外!哪有一个女人宁愿放任自己老公在外乱来,也不愿过那夫妻生活的?我觉得白绍南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蓉姐姐有很大责任,要不她也不会被白家和你一起当成工具来利用了。”
听她这样说李蓉,我心里很是不爽,不由得回了句:“生活各有各的苦衷,就像我俩,谁又能说我们就不变态呢!”
“老公,时间还早,我想要再‘变态’一次,好不好?”王茜“咯咯”地笑着,搂得我更紧了……
我打算在没有查出究竟是谁在监视李蓉、或者监视我之前,先暂时别再联系李蓉,但第二天我还在床上,她却主动打电话约我了,说有重要的事跟我讲。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