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80章 白绍南的婚姻一开始就出了点问题
《我是男子汉》 看来许利力对白福润亲自出面让许天雄拖住我的事很不爽,反正一开口就脏话连篇。
倒是许天雄的气度不一般,示意许利力稍安勿躁后,开导了我一句:“你现在出去,人家什么都没做,你连板个脸的理由都找不到,所以还是坐着先吃饭吧!”
接着他又亲自耐心地给我讲起来,说白福润虽然有个聪明的小孙子,但好像白绍南的婚姻一开始就出了点问题,那小孙子是个通过医学来请人代孕的孩子。
我心想白绍南和李蓉婚姻的事还真闹得沸沸扬扬,连许家都知道了!幸好李蓉不是李蓉而是何芙的事,好像倒没听说穿帮。而且许天雄说这些白家的这些事情,他也是今天白福润打电话才知道的。
但这让我心里不禁更加担心,因为以前王茜说过,白家由于身份地位的原因,向来都最注重声誉,现在他们家主动曝出白绍南婚姻不谐的事,之前又把李蓉推出来跟我拍照,看来李蓉的处境真的不妙……
许天雄说完那事情后,接着说白福润打电话让他拖住我的目的。
原来白绍南要让王茜生孩子的事,说起来是白家上下的主意,因为他们觉得琪琪这个代孕出来而且是未婚就生出来的孩子,虽是白绍南亲生,可对白家来说始终有得一些隔阂和遗憾。
白家一直想让李蓉再给生一个,但李蓉却从婚后就没与白绍南再有夫妻之实,迫于各方面的压力,白家也不好强求,更难以让白绍南在外与惹他女人生子。
不过王茜是白家一早就看好了的,只是因为两家的声誉问题,得让其结婚才行,谁知王茜婚是结了,但对我却产生了感情。
白家的人不愿意放弃,便放王家施展压力,终于在昨天谈妥,并立即就进入实质的准备……
我算是明白了,原来岳父岳母出事,看来还真是白福润安排的,之前我还一直奇怪,咋法律对白家来说形同虚设,白绍南什么狗屁都不是,就凭他是白福润的儿子,就可以对一个堂堂的市伟长委和区伟书.记开刀呢?
许天雄不知我心里早已经澎湃万千,仍旧很耐心地讲述,说王茜昨天就跟白绍南谈好了,并且他们一起去了市里最好的医院,查出今晚是王茜的排卵日,即最佳受孕时期,所以无论如何,今晚我是注定要被缠住的。
白福润因为湿地项目的事,知道此时最可靠的人是我的上司,也就是许家父子,所以对他们毫无隐瞒,委托他们帮忙今晚要缠住我,好让我日后做个真正的‘现成老子”。
当然,白福润把如此家事告诉许家父子,还有一个目的传讯给他们:我都把里的事向你们托盘而出,你们应该放心大胆地跟我交往,再无顾虑地向我白家的经济作点贡献!
我听许天雄说完后,愤怒得差点忍不住掀桌子!王茜也太能玩我了吧,岳父岳母根本就没被隔离调查什么的吧?要有也是昨天在我同意白绍南那屈辱的条件前,她就已经彻底搞定了的,却在晚上跟我装无奈装可怜,非要让我做绿乌龟到底。
想着连王劲松夫妇也可能在配合着作戏,我是越来越搞不懂了,我萧剑何德何能,值得他们那牛叉的人物来一起玩我?
许天雄说完后,许利力已经笑得差点滚去桌子底下,这家伙早就知道了的,此时觉得好笑无非是因为我在场。
这种事,要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话,我会不会也直接笑翻?难怪经常听人说什么“天下耻笑”这个词,原来是那么个回事……
看着我愤怒的眼神,许利力笑完过后问了我一句:“萧剑,我听说你昨晚就答应人家白绍南,说你愿意继续戴绿大帽,但看你现在的情况,好像很愤怒嘛,莫非是白绍南那家伙在吹嘘故意贬低了损你?”
他不说这话我还忘了这事,再在心里面一想过后瞬间便释然了很多,叹了一声后回道:“许总,他没吹嘘,我确实是答应过。”
关于这事我也不愿多解释,就算是王茜在坑我骗我,那也是我自己没脑子,实在没脸解释什么。
没想到在我叹完之后,许家父子都惊呆了,许利力愣了一下后又骂开了:“你娘的,那天老子在办公室真没骂错你,原来最变态的那个人是你狗日的!算了,老子不帮你了,因为我许家从来不帮变态。”
我连忙解释道:“我没变态,答应白绍南那变态前我就想好了,我要马上跟王茜离婚,这口绿锅,我不背了!”
“那你刚才那反应?还有你一来就想走,难道不是想去捉奸或者阻止被绿,是想去找个地方偷偷地躲起来哭?”许利力调侃着问我。
我苦笑道:“就算离婚,也要找回尊严。我没有白绍南那种显赫的家世,更没有他那种靠家世而来的靠山,但我也是男人,有起码的尊严,不能容忍他如此来欺我。”
这话我讲得一身正气激昂,满以为会得到两位老总的肯定,可听完过后,许天雄却说道:“骨气、勇气都没问题,但你这婚,离不得!至少暂时离不得。”
这话让我懵了,不明白公司老总为何还管起我的婚姻来了。
他们父子不但管,而且好像还非常关心,问我有没有已经提出来了。
得知我还没提,许利力才替许天雄解释道:“萧剑,你这婚真的暂时离不得,如果你能轻易就这么离婚,那就算王茜再喜欢你,她家和白家也不可能让你们结婚了,这里面的事不宜在这讨论,但我绝不是吓唬你的,如果你敢闹离婚的事,那不光是你,你身边知情的人、甚至你的家人,能不能保命都难说了!”
他这回没再骂人,更没用一直以来那种调侃我的语气,说完后又来了句:“你知道今天总裁也很窝火,因为白福润把家事透露后,我们家也好、昆房集团也好,就又多了分危险呀,搞不好就要被他怀疑被他找借口收拾的。”
“这个道理可能你一时不会懂,但后果真的很严重的!”许利力表情还是很严肃,解释了一番后更是直接说道:“我紧告你,你可以于自己的安危不顾,但真要是到那一步,可别怪我也跟你翻脸。”
其实他一解释过后,我也就意识到事态的严重了,别说家人,就是李蓉有危险,我也不敢轻举妄动,所以我最后是当着两位老总的面,承诺近期我会的反抗,但只针对白绍南,绝对不针对王茜,会装出与她恩爱的样子。
不过知道了许家父子的态度后,我倒是又多了一些底气,因为我明里暗里以离婚这事为条件,让他们无论如何今晚都帮我出气。
许利力说他之前就答应过了,让我放心便是……
事情聊得差不多,也落实得差不多后,我也算是安定了不少,只是在吃饭的时候,面对许天雄好意点来的极品海鲜,我吃着简直味同嚼蜡。
中途得了两位老总的同意后,我打了个电话给王茜,故意问她在哪里。
对于自己的这个妻子,我真不知她前世是什么妖怪投胎来的,如果不是机缘巧合的话,世上最聪明的男人也绝对玩不过她,更别提我了!
电话打通之后,她一开口就撒娇要我回去陪她,根本就听不出也感觉不到任何异样来。待我告诉她说自己没陪领导,但是总裁亲自出面,要找我谈工作,甚至要留我今晚在总裁家秉烛夜谈的时候,她直接就生气嚷开了,还在电话里骂我们总裁不地道不人道什么的。
我故意把电话开成免提,两位老总屏住呼吸听完王茜和我的对话后,居然都一齐感慨,说王茜不去好莱坞闯荡真的可惜了,而且他们又大大地夸奖了我一番,说我能洞察到王茜的那些事,不去做国际侦探也太浪费人才了……
吃完饭后,我又陪许家父子俩聊了一会,许利力看时间还早,又让驾驶员把我带到他家,陪许天雄下起了围棋。
大约晚上十一点左右,胡斌打电话给许利力了,说白绍南的车已经进入停车场。
我要立即出发,许利力却笑道:“不急,坐镇后方看热闹更有趣!”
说着,他打开电视调了一下,电视里居然就传来了昆房大酒店里的适时画面,而且还是那种DV拍出来带声音的,我见胡斌还在镜头前做了个OK的动作。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8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