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83章 都已经洗好澡澡在床上了
《我是男子汉》 “老公,你咋还不回来呢?”
王茜的声音娇滴滴的,听得我骨头都有点酥,听她电话那头,倒是非常安静。
我反问道:“你到家了?”
“人家回来好一阵了,都已经洗好澡澡在床上了,还以为我洗澡的时候你会闯进来,或者洗完澡后你已经坐在客厅里了呢!谁知你这个时候还不到,究竟去哪里了嘛?”王茜的回答听不出任何异常,仿佛她真就是在家一样。
我向胡斌示意,要闯进他的那间套间去看画面。
他叹了一声后才开门让我进入,而我进去后,也总算知道他为何刚才没让我进来了,因为里面的十余个显示屏前,坐着五个正在忙碌地操作电脑和一些设备的年轻人,其中两个还是女的。
一进门胡斌就示意里面的人噤声。我回应王茜的话则有些颤抖,低沉着声音表示自己暂时不能回去……
套间里面的显示器画面,是从地下室一直到18楼两个房间的,我一眼就看见1808房间的那个显示器画面里,王茜确实是在床上了,身上只穿着一套小得可怜而且满是孔洞的的白色内.衣,不知是否真洗过澡……
白绍南却没出现在画面里,愣了一下后我才反应过来,那家伙应该是在卫生间里,所以看不到。
也算是突发的灵感,当王茜生气和失望地问我为何又不能回去时,我干脆就直接告诉她,说我路上接到电话,得赶去昆房大酒店。我是顺着之前胡斌告诉我的话说的,说好像我手下有外包工头到酒店闹事,我得赶去相劝。
王茜在电话那头生气了,怪我明明在休婚假,却也有那么多工作上的事,最后更赌气说既然这样,那她也要找好久没见的闺蜜,今晚不回家了。
我对此什么都没说,只长长地叹了一声后便挂了电话……
如果不看画面,如果不知道事情的真相,此时我该得心怀愧疚了吧?
王茜挂了电话后,好像有点慌了,跳下床来大声叫道:“南哥,南哥……”随后她的身影便消失在画面里。
胡斌见状,尴尬地看着我笑道:“我一个人是操作不来这些高科技的,所以得他们这些专业人员来弄。不过萧总放心,他们全是我这酒店里的人,绝不可能会将此事讲出去!”
我没回他的话,转而看向另外一个屏幕上的1806房间,只见徐东斜躺在床上看电视,而柳志龙则坐在窗边喝茶,但明显是心神不宁的样子,一会抬手看表、一会又拿手机出来看。
很快我的目光又被1808房间的画面拉了过去,只见王茜拉着白绍南出了卫生间,有些慌张是说道:“要不我换一间房间也可以,等他走了我再过来?”
白绍南没慌,更没去穿衣服,而是一把将王茜拉进怀里后笑道:“这样更刺激嘛!你不用担心,这里虽然是昆房大酒店,但你那怂包老公绝对不可能知道我们住在这的,放心吧!”
王茜身上那套装束都没脱,事实上好像也没必要脱,两人就搂到了一起……
我再也忍不住了,冲胡斌大声叫道:“立即给我行动,干死这对狗男女!”
胡斌点了点头,拿出手机拨号,接通后轻轻说了句:“鲁老板,按计划行动!”
但他同时交待道:“一定给我控制好局势,要是伤了人的话,不但没有工钱,医药费还要你十倍出,懂了吗?”
我听他安排好了,便要急着出门去跟那些民工兄弟们汇合。
胡斌却将我拉住,低低劝道:“萧总,今晚你是这的老大,而老大一般都是在后坐镇,并不是冲锋在前的!所以我建议等他们控制住了那两个房间,你再出马也不迟。”
我没当过什么老大,自然没什么经验,听他这样说,便又强忍屈辱和耐性,看着白绍南和王茜在画面上尽情表演。还好那些屏幕上有大厅的画面,几个操作人员似乎忙着在设备上调整大厅的画面,从而忽视了白绍南和王茜在房间里的那些丑态……
鲁忠学那家伙倒也给力,得了胡斌指示后,忽然就咬定他老婆在1808房,带着那些民工便冲破酒店保安和几个警察的阻拦,分乘电梯直达18楼。
先上去的二十余人在楼上汇合后,鲁忠学便带他们直奔1808房间门口,两个壮实的男子直接就对着门大力踹上去,另外的人则大声叫骂:“狗男女,滚出来!”
房间里的王茜被吓到了,想要翻身起来,却被白绍南压住不让动弹,我听见在王茜惊慌的叫声中,白绍南在安慰说:“别慌,不是萧剑,就算是也不用怕,我早就想当着他的面日你了。”
他确实有底气,因为听见外面的喧闹声后,柳志龙和徐东在第一时间内,便从1806房间冲了出来。
不过鲁忠学是早有准备,1806房间的门才打开,估计连他都还没看清柳志龙他们是谁,便招呼着楼道上的民工挥舞着钢管打了过去。
柳志龙和徐东两人也没想到出门就被打,还没来得及出手,两人就都已经躺在地上,被那些民工牢牢按住不能动弹。
“萧总,该是我俩出面的时候了!”胡斌提示了一声,拉着我冲出办公室。
在离开那间套间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显示屏上的画面,隐约看见1808房间的门已经被鲁忠学的人给踹开……
出电梯门的时候,我们差点和鲁忠学撞了个满怀。他的演技也确实不错,见到我们后就用那种整层楼都能听见的声音叫道:“你们还有什么话说,我老婆跟奸夫在房间里被抓现形了,我正要下楼去拿相机和叫警察呢!”
胡斌则大声惊叫道:“胡闹,胡闹,你们在哪间房里抓到的?你他娘的要是得罪了其他客人,老子跟你没完。”
在鲁忠学的带领下,我们快步冲向1808房间,胡斌一边跑一边大叫:“唉哟,尼马笔的!你们咋闹到这里来了?知不知道……诶诶诶,萧总,你别跟着他进去……那狗日的谁,你别让萧总进去……”
胡斌的叫声未完,鲁忠学已经带着我冲进了房间,冲到了床前,并对着我“愤怒”地吼道:“看见没,萧总!你觉得我还是胡闹吗?你还叫我别胡闹,你看我老婆……咦……这他妈不是我老婆呀!你们他妈的是谁?”
我没说话,因为我已经被惊得说不出话了,就只怔怔地看着床上:白绍南和王茜都没能下床,就被四个民工紧紧地按住了一直按着不能动弹,另有一个民工直接站在床上,用一根钢管紧紧地顶在白绍南的后脑。
那样子,倒像是白绍南和王茜都是被民工大哥们逼迫的一样……
胡斌跟在我们屁股后面冲了进来,指着鲁忠学气急败坏地骂道:“你个烂民工,都跟你说了你老婆不在……唉哟!”
我和鲁忠学是进来看见床上的一幕就“呆”住了,挤在房间里的民工们却没呆,见胡斌进来就指着自己的老板叫骂,其中一个民工对着他的后背顺势就是一钢管,把他直接就摞倒在了房间的地毯上。
亏得我和鲁忠学连忙阻止,这才没让胡斌受到二次伤害。
而阻止了自己的手下后,鲁忠学忙着去到床前,对着白绍南和王茜说道:“对不起了,你们是夫妻吧?我这些兄弟把这妹子当成我老婆了,实在对不起!”
按住白绍南的几个民工并未放手,其中一个好奇地插话问道:“鲁老板,这女的不是你老婆吗?那个客人明明说见到穿蓝花裙子的人进这间房的,你看她地上的裙子,不正是你说的你老婆穿的蓝色花裙子?”
“不是不是,她不是我老婆!是我搞错了!”鲁忠学一面解释,一面让那些民工赶紧放开两人,
随后他却大声叫道:“咦,萧总,萧总,你别走呀!这……这女的是你的老婆!”
进门来我就和王茜的眼睛给对上了,她只看了我一眼就紧紧地闭上了眼睛,而白绍南看见我后却是目露凶光,所以我才会被“吓”了呆住……
而鲁忠学上前让民工们放开两人时,我知道按计划我得默默地假装离开了。
只慢慢地走出两步,鲁忠学就“恰好”地认出了王茜,并大声叫住了我。
我叹了一声走上前的时候,鲁忠学还在喋喋不休:“你看看,是你的老婆!你们结婚那天我见过的,不过那天她化了妆,刚才我一时没认出来,不会你也没认出来吧?”
我没回话,而是上前狠狠地朝王茜唾了一口,继而抬起手,对着白绍南左右开弓,“啪啪啪啪”就是一顿用力的大耳光……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8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