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85章 难道我又愿意把她往火坑里推不成
《我是男子汉》 楼下的大厅里,鲁忠学和一众民工已经不见,只有两个警察正在对胡斌说道:“你赶紧安排,然后跟我们去做笔录,那几个当事人还在等着呢!”
胡斌没转身看我们,倒是白绍南,本来跟我们在一楼下了电梯的,却像是有点怕见人的样子,有意识地抬手遮着脸、低着头又退回了电梯去。
王茜跟着我上车的时候,轻轻说了句:“南哥的车在地下室,要不我们等等他吧,这样显得礼貌一点。我了解他,如果等他出来了再走,他就会认为你是真正的向他低头了。”
我能感觉得出来,白绍南在一楼是故意跟出来的,很显然是出来观察一下情况,正巧碰见胡斌被警察带走,看起来倒也刚好让他消除对胡斌的怀疑。
但对王茜的话,我却没有回应,只点了支烟大口大口地抽着。
见我不应话,也不开车走人,王茜愣了一下后,又坐在那低低抽泣,一边哭一边轻轻问我:“老公,你……你能听我解释吗?”
我还是不应声,只是见白绍南那辆奔驰商务车出来后,这才把车启动,然后面无表情地说了句:“有些事是眼不见心不烦,你们既然又被我撞见,那就干脆来直接一点的,我这破车低档了,而且还是公司给配的,实在是委屈你,下车去坐大奔吧。”
“不,老公!求求你别赶我走!”王茜终于崩溃了,大声哭喊。
白绍南的车开了与我并排,打开窗户看了看。我以为他要为了王茜训斥我,至少会安慰王茜几句,可他看得几眼后,又关上窗自个儿开走了。
我也开车走人!赶王茜走是不可能的,连老许总许天雄都说我现在不能离婚,我总不能真赶她走吧!而且我也忽然想起一件事:在老家的时候,伍兴昊在电话里究竟跟我爹讲了什么,会让我父母对王茜忽然选择原谅。
今早太过激动忘了问,看来过后得好好问问伍兴昊……
我等白绍南离开后才走,倒不是听了王茜的话,而是出酒店门我就发现了,门外的露天停车场上,至少有十余辆车都闪了一下车灯,停在我车旁边的一辆面包车上,还下来了一个熟人,是伍兴昊当日安排在佳园小区地下监控室里的一个兄弟。
我怀疑那些见到我就闪灯的车里,都是伍兴昊他们安排的兄弟,所以得在这守着别让他们这个时候为难白绍南。
但王茜却误会了,我开车出了酒店停车场后,她接着絮叨道:“我知道你仍相信我,那就好好的听听我的解释吧!我也不想的,但他们……他们家答应我爸……”
话没说完,见我狠狠地交烟头往车外砸出去,她又住口了……
我原本是计划将王茜送回佳园小区,然后自个儿回我单位的单身公寓去,一来表明自己不可能原谅王茜的态度,二来也方便我探询今晚那些兄弟及胡斌、鲁忠学等人是否安然无恙。
谁知到了楼下后,却见岳父王劲松站在单元门口等着,而且一见我停车就印上前来,对着我微笑着说了句:“你们许总叫我过来跟你谈谈。”
不等我接口,他又说道:“你今晚上可是替我们家出了一大口恶气,打得太好了!”
我下车随父女俩一起回家了,主要还是冲着王劲松后面的那句话,听他的口气,好像非常支持我今晚当众打白绍南的做法,所以我倒想听听他的态度。要是王劲松也支持我跟白绍南对着干的话,即使哪天我暴露了,也好有个靠山,至少可以转移白家对李蓉的怀疑。
王茜一进家就冲进卧室,钻进了卫生间。
王劲松陪我在客厅坐下后,却一开口就把我雷得外焦里嫩!他看着我的眼睛,表情虽然还是那天生带来的微笑,嘴里无无奈地叹息着:“我对你此时的心情感同身受,因为我也曾亲眼看见自己的爱人,被别的男人压在床上。”
都说同样的幸福只会带来相互的攀比、而同样的苦难却会让心走得更近,王劲松此话立即就让我觉得自己跟他不再是翁婿,而是难兄难弟了!
在被雷到的同时,我也不禁好奇。
据我所知,岳父虽说不是春城人,但从17岁参加工作起就在春城,而且一直都是在市伟机关,三十来岁就做到了副区长,可以说是本土的“地头蛇”了,即使为了往上爬而巴结讨好白福润一家,但在春城也不是好惹的角色。
这样的一个大人物,有谁敢绿他?而且还被他亲眼所见?
还有就是,我那岳母彭惠虽说也是个美人胚子,徐娘半老仍风韵犹存、端庄秀丽,但她跟岳父之间好像很是恩爱的呀,难道也和自己女儿一样?身为一个官员的妻子,应该不至于的吧?
王劲松见我愣在沙发上,一幅不相信的神态,又叹了一口气后接着说道:“在滇一地特别是在春城,现在好多官员很流行包二奶养明星,可以说形成了一股风气,已经到了道德严重败坏的地步,究其原因,像我这样妻子被人玷污后导致心理不平衡,是一个主要的原因。”
我对他这句忽然带着点官腔的话不理解,便听他继续说下去。
“你今晚在昆房大酒店的遭遇,我已经全部都听说了。就你今晚看见的一幕,五、六年前我就遇见过了。”
“那是白领导刚调入滇不久,为了尽快了解本地情况,他经常组织家宴,轮流请我们这些县市区级的官员座谈,当时为表亲切,一般都是连我们的配偶一起宴请。我们都认为他邀请我们带家属的做法,是这位大领导的人性化表现。”
“哪知真实的情况,却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带家属乃是白绍南那个二世子的主意,目的就是为了满足这个公子爷的变态嗜好。据我所知,除了又老又丑的那一类,我们这些白福润手下,半数以上人的老婆都被白绍南给污辱过。”
“我第一次发现你……发现茜茜她妈被白绍南欺负,就跟你今晚的遭遇差不多,只不过我那不是巧遇,而是驾驶员发现情况通知我后捉到的奸。”
“过程我就不描述了,我告诉你这些家丑,目的只有一个:在你强大到能把那家伙打了还不用怕他报复、更无需别人出面给你摆平之前,你这口气得忍下去。”
“我听说白绍南脸都被你打肿了,就凭这一点,只要你暂时能忍下去了,相信后面会有很多像我这类的人暗中支持你,让你很快就强大起来,到时你就能报仇雪恨了。”
“当然,我也知道,这种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但你想想,茜茜是我的新生宝贝女儿,如果不是为了最后的胜利,就算她愿意为家庭牺牲,难道我又愿意把她往火坑里推不成?”
王劲松压低着声音讲完后,拿出一支雪茄来点上,满屋子都是那外国烟草的味道。
我则是又惊又怕!惊的是这个笑嘻嘻的男人,身后还有如此不堪的经历,也惊讶白绍南的变态程度,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怕的倒不是怕白绍南会报复我,而是觉得连王劲松这类人物都忍气吞声,并且像他这类的人还不少,可想而知白家有多恐怖,我怕自己不能早点实现自己对李蓉的承诺。
待吹了几口雪茄后,王劲松才又劝我:“你们许总得知今晚的事情后,第一时间就给我打了电话,他的意思是尽量劝住你别冲动,特别是在与茜茜的婚姻上。”
说到自家女儿,他难得地收起了那招牌式的笑容,低着头轻轻地叹道:“这种事由我这个老丈人来说给你,你可能会觉得我怀有私心,但你们许总是很了解白绍南的,对白绍南曾经的所作所为他也清楚很多内幕,如果你有怀疑的话,过后大可问他。”
“所以我跟你讲那么多,目的就是想告诉你,命运悲惨的人不只你一个,希望你别为了此事,冲动地跟茜茜离婚。”
“有些事情我就不跟你详细解释了,但我不妨直接告诉你,这样劝你主要是怕你冲动之下,会引来白绍南报复我们王家。当然,要是你惹毛了白绍南,他报复的肯定不只我们王家了,这个你得自个儿体会。”
“抛开茜茜是我女儿的这点关系,从大家都是男人的角度上来说,我也不要求你和茜茜怎么样,如果心里实在想不通,那就维持好表面的夫妻关系就行。”
“而且作为我王家对你的补偿,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帮你找点心理平衡。省电台地方频道才开的那个方言频道看过没,里面那个锥子脸女主持小不点是才从学校出来的,据说好多领导都对她有意,不过我跟她比较熟。”
“如果你觉得我家茜茜对不起你了,那我可以说服她,让你把那个小不点包养了。其它的事你不用管,但我保证在被其他人下手之前,让她先从了你。”
我的惊讶也真是一波接一波,老丈人给新婚的女婿介绍小三,这种事也太他妈荒唐了吧?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8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