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85章 难道我又愿意把她往火坑里推不成
《我是男子汉》 不过惊讶归惊讶,王劲松的话对我来说,多少还是非常有触动甚至是有点感动的,他自曝丑事暂且不论,就是他提议给我包养那个主持人的事,我觉得他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至少也是真心实意地想抚慰我。
而且我肯定了一点,他王家固然要利用我,但他们并不是白家的忠实走狗,只是同样被白家**威逼得忍辱生存的受害者,是和我一个“战线”上的人。
所以听他说得口干舌燥,我烧水泡茶的时候,也终于表态了,看着他轻轻地说道:“爸爸,你放心吧!想必昨晚你就已经听出来了,我是决定要忍下去的,至少要忍到出头的那一天。但今天茜茜……确实也有点过份,至少应该提前告诉我一声的。”
我见王茜已经洗好了澡,围着块浴巾缩在卧室的门边,显然是在听我们的谈话。于是长叹了一声后又接着说:“她不通知我实情,我也不见怪,可哪知事情就如此凑巧!那个钢筋工老板鲁忠学是在昆房的老油子了,让他看见我的老婆……你叫我以后还怎么好意思在项目部混下去,继续当项目部的老大?”
“所以……我就算知道南哥分分钟能弄死我,也不得不当着大家伙的面狠狠地赏他那顿耳括子……”
我表完态,王劲松脸上好看得多,甚至又笑开了称赞我打得好,说白绍南跟随其父来春城后,我是第一个打了他还令他不能还手的人,简直就是大快人心。
但他不知道,那番表态对我来说,却比亲自看见王茜被白绍南压在床上更感窝囊,因为王茜现在在我的心中已经一文不值,我那样表态,主要还是不得不面对现实暂时服软,至少让王劲松别看出来我的真实想法。就算他也对白绍南恨之入骨,但一个连老婆女儿都舍得推进火坑的人,谁知道他会不会把我给卖了?
不管如何,我们的目的都已经达到了吧:王劲松劝动了我,而我也成功掩饰了打白绍南是有预谋而精心策划的事。
所以王劲松并没跟我多聊,见王茜在卧室那一伸一缩,便招呼她过来,先是当着我的面一番轻轻的斥责,说她不该瞒着我不该骗我,并教育她说夫妻之间应该要坦诚。
王茜肯定也是知晓白绍南对父母那点破事的,我听王劲松还拿自己打比方,教导王茜说一个人的力量有限,应该夫妻一心对付白绍南那个变态,就像他和彭惠一样。
不过这个书.记或者说长委岳父,说了一通后还是被王茜给回了一句话呛到了。王茜本来是一直默默流泪不作声的,可能是听王劲松说得太多,忽然就冒出句:“我又没女儿,你让我咋保护自己?你和妈妈夫妻同心,让白绍南不再有机会对妈妈怎么样,那还不是因为有你们的女儿在挡着。”
王劲松甚是尴尬,不过他还是对王茜把想讲的话想完了,主要是劝王茜,说就算我在外面有上一个两个女人,那也是一个男人的正常反应,说他知道王茜爱我,但如果真到那步,要她不能用那种事在我的身上作文章。
说到后来,连我都有点听不下去了,看着父女两人都是那种比我还憋屈一万倍的状态,便起身说了句:“爸,别再讨论这些无聊的事了好不好,把心思还是多用一点在白家身上吧!”
本来看王劲松的样子,是教导完王茜就要走的,哪知听了我的话之后,他重又坐了下来,把暗下去的雪茄头抽得通红。
“萧剑,就凭你刚才的两声‘爸爸’,我也会永远把你这个‘儿子’当自己真正的儿子对待!”重新坐下后,王劲松先是一句深情感叹,接着又对我说:“你们许总打电话跟我交流的时候,我们倒是想到了一块,都觉得今晚这事呀,你得暂时躲躲。”
我想起伍兴昊提议让我弄白绍南一次时,也是这种建议,说白绍南这人属于冲动型,让我收拾了他之后赶紧和王茜去度蜜月,这样的话白绍南找不到我发泄,而他一旦过了冲动期,就绝对不会对我怎么样了。
看来,他们都是很了解白绍南的人……
所以听王劲松这样说,我没加考虑就答应了,说明天中午就出发,按计划带王茜前往丽江,直到王茜的婚假结束再回来。
“你去丽江玩也是边玩边工作,不影响正事的,就从明天算起,玩上个四十来天再回来吧!”王劲松听了后很高兴,建议我们多玩上一段时间,并表示说他会跟银行的行长打招呼,王茜的假期不是问题……
王劲松肯定是心情沉重地进我们家,然后心情轻松地离开的。但他走的时候心情倒是轻松了,我的心情却反而沉重了下来,主要是不知该如何和王茜相处下去,今天一个晚上倒也罢了,明天带她去丽江的话,那叫我如何与她朝夕相处?
王茜的想法也真有些古怪,都已经到这一步了,待王劲松走了后,她居然把门一关就问我:“老公,你真的要包养那个主持人小不点?”
我是真的连话都懒得跟她讲了,没搭理她就直接钻进公用的卫生间洗澡去了,待出来的时候见她仍在客厅里候着,又径直去了次卧客房,用无声的方式告诉她,我会迫不得已地和她生活在一起,但我们的婚姻从这一刻起将有名无实。
可王茜去脚跟脚地跟着我进了客房,还很自然地一副呆萌状问我:“老公,今天我们要换换感觉,睡这里了吗?”
“你错了!是我睡在这里,你回主卧去睡,或者你要去其它地方睡也可以,但如果你要我暂时跟你不离婚的话,就请你别来跟我睡在一块。”我有些无语,只能很严肃地回了句。
王茜没在意我那话中有话的回应,反而把门一关跟我讲起了道理:“既然我们没离婚,那我们就还是夫妻,而且我们还是新婚夫妻,哪有新婚夫妻不一起睡的?”
我冷笑道:“感情破裂了总可以吧!”
说完过后,心里泛起一阵悲哀!结婚几天就感情破裂,我的婚姻真他奶奶的悲剧。
王茜是跟我扛上了,仍旧厚颜无耻地说:“我知道自己脏,配不上你了,但我总比那些出去卖的干净一些吧?我记得有次我看见个坐.台.小姐的文章,她说自己的身体也许属于千千万万个男人,但她的心是纯洁的,永远只属于她爱的那个。我其实何尝不是?决定爱上你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的心这辈子永远可都是在你身上。”
我懒得理他,身子侧了背对着她,可她却转到了床的另一侧,接着说:“感情破裂了也是可以弥补的,我现在就来弥补你好不?”
说着她也不等我回应了,直接便将身上的浴巾扯了扔开……
我本来要闭上眼睛不看的,可当她把浴巾扯开后,我却不但没闭眼,反而一头就坐了起来,像头暴怒的雄狮般地冲她咆哮道:“滚!”
如此愤怒,是因为王茜回来后明明已经去洗了个澡,但她却在洗好澡后,仍将她在酒店里和白绍南偷情时穿着的那身小得可怜的白色开口内.衣套在身上。
虽说吧她那足以让任何男人见到都喷血的身材,再配上那种挑逗性极强的装束,看得我差点就有点把持不住,但这明显是对我赤衤果衤果的挑衅嘛!
“是不是很愤怒?如果你怒了,就来打我吧?”王茜对我的反应似在预料之中,抬起手有意无意地做了个很诱惑的动作,妩媚的眼光直直地看着我问了句。
我强忍住心头的火,压低声音再次吼道:“老子不打女人,就算你有受虐倾向,也请你去找你那身衣服的主人,别在我面前炫耀。”
听说我不打女人,王茜的眼里明显跳动了一下,但却叹着气坐下床来,像个无赖般地把她火辣的身体往我靠过来,嘴里轻轻地说:“那你就把对我的愤怒,全部都转移到白绍南那个禽兽身上去,这样的话下次你只要找到再打他的机会,就能一巴掌直接呼死他了!”
我见她坐下来,本来要起身直接让开的,但听她好像是在刺激我对白绍南的仇恨,便只朝旁边挪了离开她一些,想听听她究竟想表达什么。
王茜没朝我挤过来,坐下后也没再做什么令我反感的勾人动作,而是接着叹道:“以前,我总幻想着找一个心爱的老公,他很强大,强大到能保护我家不再受白绍南的欺负。爱上你后,我也知道你和白绍南相比起来,那简直就是兔子和狮子的差别,但我还是义无反顾,因为我相信你有一天,终究会变成一个可以保护自己老婆的男人!”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