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86章 怎么说都暂时是自己的老婆
《我是男子汉》 即使心里万分反感自己这个妻子,但她这番话仍旧让我感慨万分!我心里甚至在想,如果今天她别骗自己的话,就算我不能原谅她的过去,但至少也该理解吧!
我不说话,王茜说了那番话后却也沉默了。
见她久久不再出声,我忍不住转头过去看了一眼,只见她斜坐在床沿,呆呆地看着我们挂在客房的那张小婚纱照。
记得挂那张照片的时候,我说这是客房,挂我们恩爱的照片不合适,王茜却非要挂上,她说要让我们的爱遍布新房的每个角落,以后才会白头到老遍布全世界……
重点不是那张照片,而是此时看着照片的王茜在流泪,豆大的泪水有如泉涌,滴落在她的大腿上后又流淌到床上……
我本来就很见不得女人哭,特别是这种无声的哭泣,加上想起当初和她挂照片里的情景,内心微动之下也不知是不是大脑抽筋了,忍不住就坐起身来,从床头柜上抽了两张纸巾递过去。
王茜接了,但却连同我的手一起紧紧拉住,嘴里低低地抽泣:“老公,你别不要我了好不好?我知道自己错了,以后我都不敢再骗你了!只要你还像以前那样爱我,要我怎么样都可以。”
我用力抽回自己的手,转过身去闭上眼睛睡觉。
对于她这种眼泪加决心的表演,我忽然间感觉很反感和厌恶!刚才她这样子我已经领教多次,再不敢对她心软或是流露出心软的态度。
本来打算什么也不想的,但脑海里却不断呈现王茜和白绍南那些苟且的镜头,无论当初在我们卧室,还是在监控上,再到今晚的电视上、酒店房间里,一幕幕情景就像一把把尖刀,一遍又一遍地在我的心上来回划拉……
终于,心痛得有点窒息的时候,我不由自主地大吼了一声:“为什么?”
瞬间清醒后,才发现自己迷迷糊糊的不知什么时候进入了梦乡,刚才那一下连同后来的那些让我痛心的画面,全都是半梦半真。
而坐起身来时,看见王茜居然还坐床上,睁大着眼睛怔怔地看着我。
春城的天气是典型的有雨就是冬,即使在夏天,下雨的时候气温也会变凉。我醒来的时候窗外不知何时已经下起了雨,连我掀开被子后都觉得有明显的凉意。王茜身上那两条布带简直可以忽略不计,难道就那样一直坐到现在?
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快凌晨四点了。再看看王茜,果然见她坐在那微微发抖,身上隐隐泛着鸡皮疙瘩……
我终于还是心软了!此情此景,就算是个陌生人也应该关怀一下,何况眼前的怎么说都暂时是自己的老婆?
而且我们这新房乃是王茜家里买的,我也就只装修的时候费了一点心用了点自己的资源而已,说起来就算是我俩过不下去了,也应该她是主人而我是客人。现在客人在温暖的被窝里酣睡,主人却光着身子这样冻着,虽说是她自己这样的,我心里也总是过意不去。
我知道她都坐到这时候了,劝说肯定是没用的。想找件衣服给她披上,这客房里却连一件睡衣也没有。
无奈之下,我只得靠过去,试着将她拉来躺在床上躺着。本来我是想让她睡下后,自己就起床出去客厅凑合到天亮算了,谁知她配合地躺下来的时候,却用双手紧紧地搂住了我的脖颈。
我感觉她浑身冰凉得没有半点温度,即使躺进了被窝里面,身体也仍在不停地抖动,于是也不忍心掰开她的手了,心想反正自己是和衣而睡,就那样也没什么关系。
这次王茜自始至终没说话也没哭,在温暖的被窝里很快就睡了过去,而我却彻底睡不着了,一会想着家人、一会想着李波和伍兴昊他们那些兄弟、一会又想着许总和鲁忠学他们,但想得最多的还是李蓉。
我打白绍南的事,李蓉肯定已经知道了吧,不知她听了后高不高兴?而此时刻,她是一个人在熟睡吗?虽说她一直没和白绍南做真正的夫妻,但会不会也共处一室,甚至像我和王茜现在这样,什么也不干地相拥而眠……
搂着自己的老婆,心里却满是别人的老婆。不知我自己是不是也在不知不觉间,正慢慢地变成另一个变态?
“冷……冷……我好冷呀!”
王茜的打着颤的**声,将我从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中拉回现实。
感觉了一下,她的身体已经不再冰凉了,反而变得滚烫,隔着衣服我都能感觉得到她的温度。但她却还在发抖,一个劲的叫冷声也像是梦中无意识发出的。
我试着轻轻叫了她两声,她没回应,还是叫着很冷,双手也把我的脖颈箍得更紧。
这下我意识到她可能是发高烧了,连忙把她的手给掰开,起身去客厅找了个体温表来,放去她的腋下给她量了一下。
在给她量体温的时候,她也一直没睁开眼,就只将整个身子缩成一团不停地**叫冷。我以为她是故意这样的,可拿出体温表一看,当时我就傻眼了:41度!
我知道人烧到那个程度已经是高热了,搞不好的话是很危险的,拿起手机就要打急救电话,但转念一想,发个高烧就打急救电话好像不太妥,而且那样的话岳父岳母肯定会知道,难说白绍南也会得到消息,难说到时会以为我虐待了王茜呢。
幸好拿起手机的动作让我想起,自己被打晕住进医院那晚,跟王劲松关系很好的杜医生给我复查时,我们曾有过交谈并留过他的电话号码,便也顾不得此时天还未亮,拨打了他的电话。
还好杜医生的手机能打通,听说我是王劲松的女婿后还很热情,耐心地听我说了王茜的情况,他马上就断定这是由于长时间受凉和疲倦,所引起的脱水性急性高热。他告诉不是多严重的事,让我给王茜喝点水,然后用温热的湿毛巾给她擦擦身子就行,等天亮再去买点小儿用的那种退烧悬浮液给她服下就会好了。
我听后镇定了一些,挂了电话立即就忙开了,喂着王茜喝了一大杯水后,又赶紧给她用温毛巾擦身体……
给她身上用毛巾擦了两遍后,虽感觉她的体温降了些,但她的意识始终不太清醒,嘴里也还一个劲地叫冷。
她这情况令我还是很担心,想起离家不远处有家药房是24小时营业,于是也不顾外面正下着大雨,给她盖好后就出门,驾车去买了杜医生说的那种药和一些退热贴回来,给王茜吃了药贴了退热贴。
这回没过多久王茜就醒了,她之前意识虽然不清楚,但好像还是记得发生过些什么,睁开眼睛轻轻说了声“谢谢老公”后,可怜兮兮地看着我乞求道:“老公,我还是好冷,你能进来温暖温暖我吗?”
多的事都为他做了,加上我这一阵忙碌后也确实又有点犯困,所以面对她这个要求,我没拒绝,把外出买药时弄湿了一些的衣裤脱了,**搂着她继续入睡……
我是被一种奇妙的感觉给唤醒的,一个激灵之后,只见王茜整个人连头蒙在被子里,正在用一种特殊方式在唤醒着我。
那是前两天和她在新房里尽情缠绵时,她发明的一种不可详述、很害羞但是令我很激动的方式!记得当时她曾说过,以后我们相爱的日子里,她每天都会用这种独有的方式叫我起床……
一把将被子掀开后,果然见她全身蜷得像个肉球似的,手和嘴都没闲着,看来是药效已经起效退烧了。
她的身上仍旧是昨晚那身打扮,让我在这大清早的实在有点难以控制,但我脑海里猛然想起一个画面,连忙翻身起来,轻轻将她的头推开后,下床默默地穿衣服。
王茜出乎意料地没勉强我,只坐在床上静静地看我穿好衣服后,才忽然说了句:“老公,刚才白绍南打电话来给过我,他说他要过来找你算算账。我不让他来家里,他答应了,但他说他会让人在我们楼下守着,见你就把你带走。”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8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