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89章 连自己的新婚老婆被人睡了都忍气吞声
《我是男子汉》 连自己的新婚老婆被人睡了都忍气吞声
王茜见我出来,脸上先是一喜,待听了我的话后却顿时又是一惊,见我真的朝门那走去,又赶紧上前将我紧紧抱住,大声叫道:“老公,你终于想通了?你别冲动,等我先打电话给白绍南。”
我看着她冷笑道:“你想怎样都行,就算打电话让他过来尽情表演我也不会管,不过我不会再来当你们的观众了!”
一句说完,我顿了一下后,接着像是忽然省悟地又哼了一声:“难怪一整晚了都不愿意换装,宁愿生病发烧也保持着这个样子,原来是还等着你的南哥……”
王茜听我开口时就怔住了,不等我说完,她忽然抬起手就给我脸上一记耳光,打断了我的说话。
脸上不疼,但火辣辣的!我没想到她居然有这么突然的举动,一时有点懵,而她则更夸张,我脸上耳光响起的同时,她跟着也“哇”地哭出了声,嘴里大声嚷嚷:“我这一晚上的都跟你白说了,我一晚上的担心都白费了!”
如果她没哭闹的话,我不知自己会不会打了还她,事实上我的手都抬起来了,腾起的怒火差点将我吞噬。不过我觉得应该不会,因为抬手的瞬间,我忽然想起小时候我打过一个无理的女生,事后被我爹把我揍得半死,并警告我一辈子不准打女人,否则他就打断我的腿……
王茜是真激动了,接着哭闹道:“我要打电话给那个死变态,是要保护你而威胁他的,你不识好人心。”
我第一次见她此番模样,眼泪汪汪怒视着我,一边哭一边骂:“我的底细你都知道了,连我爸我妈的底细你都知道了,难道我们家对你还不够坦诚吗?你以为我愿意给那死变态当发泄的奴隶?你以为我愿意受那窝囊气?”
“我结了婚还这样,不都是想着要保护你吗?如果不是我一直在周旋,早在我们谈恋爱的时候,你就不知道死多少次了!你要是有点能耐,至于要自己的老婆用这种方式来保护你?至于连自己的新婚老婆被人睡了都忍气吞声吗?”
我算是彻底无言,王茜好像搞反了,我在认识她之前,明明是八竿子也惹不到白绍南的,她明明就是我的灾星,但在此时她却把自己说成了我的保护神……
不过我也懒得和她争辩,本来是不想听她哭闹而直接走人的,可她最后这两句问话实在让我窝火,便又站住脚步回转身,冷静地回了一句:“我再说一遍,去找衣服穿上,跟我下楼看看白绍南的人怎样抓我,看看我是不是一个需要你来保护的男人!”
王茜好像听懂了一点我的意思,停住哭声看着我问道:“你的意思,是不用我那办法?”
“有些事情,不是只有出卖**和灵魂才能解决的。”我的回应属于临场发挥,但我觉得自己说得霸气无比。
也许正是因为这句很有道理也被我说得很霸气的话,王茜的哭声停住后便没再继续,见她擦着泪回主卧去穿衣服,我便站在那等她,我要让她看看我不是在空口讲大话,我是真不需要她那所谓的保护的。
女人有时就是很奇怪,王茜这一进去房间,足足耽搁了至少十分钟,但风风火火一副匆忙的样子出门来时,却连之前那套贴身的装束都没换,只是套了条短裙,再在外面套了件大长风衣,连风衣钮扣都是一边冲出来一边给扣上的。
仔细一看,原来她进房间去的时间都花在脸上了,看不出之前哭过的半点泪痕,只是眼睛还稍微有点红肿……
我也不搭理她,待她穿戴整齐后便开门而出。但她出门后又来抓着我的手臂,用那偶尔还带着抽泣的声音说道:“就算要死,我也要让那个死变态的人知道,我爱的是你而不是他。”
她这理由倒让我难以拒绝,加上电梯口有几个早出的邻居,所以我也就随着她,任由其和我假装亲热地下楼。
单元门口停着一辆大奔,看车牌正是曾经去过我老家高海涛开的那辆,我们还没走到车旁,四道车门便一齐打开,高海涛和另外三个西装革履的人从车上走下,也不顾天上正下着大雨,不紧不慢地朝着我们走来。
虽只四人,但那种气势还真不亚于电影里的那种黑涩会风采,连我们一起下电梯的几个人都看出了势头不对,急急地就赶紧绕边离开,更有两人吓得往回给跑了。
既然他们如此牛笔,我倒不能怯场了,干脆就主动伸手搂住了王茜的腰,也是不紧不慢地迎向前……
王茜的身体有点发抖,不知是穿少了还是因为害怕,但被我搂住之后,她却像是受到了鼓励,抓得我更紧后脚步已经不再那么犹豫。
高海涛绝对是个专业混社会的,面色冷峻地站在我们前方两米开外后,直接开口:“萧剑,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我们大哥找你有事!”
不待我回答,王茜便抢了怒吼着回道:“有事让他自己来讲,你们不知道这是哪的地盘吗,难道真没人敢管你们了不成?”
高海涛对王茜自然是很熟,听见她的呵斥后终于变得客气了一些,转而看向她回应道:“王茜妹子,大哥交待过,叫你别管萧剑的事,他晚些时候会亲自来跟你解释。我们也是奉命行事,请你别为难我们。”
王茜却不听他的话,瞪视着高海涛没好脸色地回道:“你们今天谁敢动我老公,我让他今晚就把你们扔进盘龙江喂鱼,不信的就试试看!”
虽说她回话的声音有些颤抖,中途还明显地抽泣了一下,但并不影响她的霸气侧露,那高海涛听了后,迟疑着好言相劝道:“王茜妹子,你如果真要这样的话,那就带萧剑回去吧,这样我们也好交待。反正在大哥来之前,萧剑要是想出去,我们是必须得带他走的。”
跟在高海涛身边的一个长发西装男却忍不住了,不等王茜回话就大声骂道:“王茜,你在我们面前耍什么威风?还真把自己当成我们南嫂了?要威风也等真正的南嫂死了再说,还要看你有没有本事进白家的门呢!”
王茜气得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来,我适时放开她轻轻朝后拉了一下,压住跳动得有些厉害的心,尽量以镇定的声音说道:“叫你下来是看热闹的,你跟这些狗腿子较什么劲?先让开些吧,我让你看看他们怎么带我走。”
王茜愣了一下,眼里忽然冒出喜色,听话地放开了我的手臂,一边往后退一边大声回道:“老公,刚才那个阿狗最坏,好多主意都是他跟那死……那时的南哥出的,你能不能帮我好好收拾一下他?”
我没回王茜的话,但顺着她的话狠狠地瞪了一眼那个叫阿狗长发西装男。
王茜会忽然间不再抢着出头,是因为她看得清楚,雨中的小区道路上,两端都有人在快步地向我们单元门靠拢,那些人大清早的来势汹汹,一看就不是这里的居民或者是来小区干活的。结合我之前的表现,不动脑她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
不过她始终对我有些不放心,本来要骂白绍南作“死变态”的,却叫了个死字后连忙改口掩饰。
外面雨声太大,高海涛他们没听见那群人到来的脚步声。高海涛似乎有点奇怪我为何如此强硬,开口劝道:“萧剑,我们也是老熟人了,你不乱来的话,我们不会对你怎么样!”
那阿狗见我瞪他,却打断着高海涛向我叫道:“看你妈笔的,等大哥收拾完你,老子再把你的眼睛……”
他一句没骂完便住口了,因为雨中奔来的那些人已经来到了单元门口,除了将我们包围成一个圈子外,还有五六个站来了我的身边。
这些人也够酷够大胆,来了后一言不发,连句咳嗽声都没有,却全部从外衣里清一色地拿出根小黑棍,动作整齐地同时一甩,“咔”地一阵声响后,小黑棍便全都甩了变成一根短棍。
高海涛他们的气势够强,但与这群手持甩棍的人相比,则是瞬间就被碾压得连路人都不如。怔了半天他才看着我无力地说了句:“萧剑,既然你都请镇雄帮出面了,那看来我只得打个电话向南哥请示一下,希望你高抬贵手。”
我此时也算是威风无限,但从内心来说,其实也只希望吓唬一下白绍南这些手下,让他们以后不敢对我为所欲为就好,并不太想把事情给闹大,特别是上升到拔刀相见的那种地步。
所以见高海涛服软,我就想点头答应。
哪知还不等我有所表示,站来我身边、曾经在这小区地下室见过的那个祁关强却大叫了一声:“打!”
跟着他来的那群人立即就像战场上听见了冲锋号的士兵,挥着甩棍就朝高海涛他们四人打了过去。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8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