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89章 王茜此时的表情则给了我勇气
《我是男子汉》 高海涛的身手我是见识过的,曾在我老家镇上的宾馆里和周浩野他们一起大展雄风。此时他见祁关强等人一来就动手,连忙拉开架势就反击。
但祁关强带来的这些人马,远非老家猴子领的那一群街痞可比!高海涛才抬起脚蹬翻一个对手,身上已经被四五条甩棍同时打到,胯下还挨了一记撩踢,瞬间就被打得往地上缩了下去。
另外三人更惨,有两个好像想从西装里和腰带上摸家伙的,手都还没伸出来就被那雨点般的甩棍给打了趴下。其中猴子最惨,被一甩棍直接打在脸上,好像牙都被打得从嘴里飞出来了。
从小到大我也没经历过如此凶残的场面,虽是自己这一方的人在如同虐狗一般地打对手,却把我给看得胆战心惊。
眼见祁关强他们短短几秒钟,就把高海涛等人打得叫爹喊娘,我惊过后连忙大叫道:“住手!”
我的声音不大,但那些兄弟却很给力,几乎是瞬间就收手,然后又迅速退开站回之前的包围形势,祁关强等人也立即回到我的身边。
“二狗子,你们大哥要如何收拾我们剑哥,论不到我们议论,但你说要把我们剑哥的眼睛怎么样呀?”祁关强退到我身边后,见我一幅惊魂未定的样子,便先开口问了一句。
阿狗是回答不出来的了,他们一来就被打翻,待我喝退了祁关强他们后,高海涛和另外两人都挣扎着爬了起来,唯独那阿狗,双手抱脸满嘴是血,仍躺在地上痛苦地翻滚。
祁关强也不待他回答,接着就又向高海涛说道:“涛哥,你是知道的,平常我们都敬你三分,但今天你得罪我们剑哥,可就别怪做兄弟的无礼了!”
高海涛也确实算条硬汉,虽然爬起身来站都站不直了,看样子被打了伤得不轻,但却咬着牙回应道:“姓祁的,有种你就打死我们,否则这笔账,我高海涛算是记下了。”
我听他们的口气,祁关强和高海涛明显是熟人,而且他对高海涛好像颇为顾忌,至于高海涛,则把刚才的事都要算在祁关强的头上,于是便上前一步,想作个调解。毕竟祁关强是来为我出头的,我总不能让人家无故惹上麻烦,这一切的后果都应该由我来承担。
但我忽然想起伍兴昊的信息,他说这个来自镇雄的帮派正好差个像我这样的老大,如果我现在向高海涛服软,那会不会跟之前胡斌打徐东他们那样,明明是自己有理,但打赢了却要向白绍南赔钱呢?
犹豫之间,我往身边看了一圈!祁关强的人全都浑身湿漉,手持甩棍面无表情,一副随时准备再上的姿态;而退到更远处的王茜,则是一脸的惊喜和期待,看向我的眼神都闪着亮光。
如果说兄弟们的表现给了我底气,那么王茜此时的表情则给了我勇气!
男人也许就是那么奇怪的动物,有时异性的一个眼神,便足以激发本能的雄性!我对王茜已经全无爱意甚至很讨厌,但也正因如此,我觉得自己更不能表现得像以前那么窝囊……
所以当目光再次落在高海涛他们的身上时,我不但没劝阻,反而是鼓足勇气冷冷地说了句:“涛哥,你是为白绍南卖命,我不怪你。我这些兄弟也是为我卖命,一样的道理!所以你以后有什么尽管冲我来就是,要是敢针对我祁兄弟或者其他人,呵呵,我们镇雄人……也不是好惹的。”
高海涛看着我,有些不相信地问道:“你?你是镇雄的?他们还都是你的兄弟?”
“忘了介绍!”祁关强跟上前两步,站在我身边笑呵呵地回道:“剑哥虽然是临沧人,但一直都是我们镇雄这帮兄弟的大哥。社会上谣传我们帮三年前杨三哥被害后就再无头领,那其实是因为我们剑哥一直强调和谐,本身也不愿意抛头露面而已。”
高海涛惊呆了!别说他,连我自己也有些惊讶!
对社会上那些帮派之间的事,我是一无所知的,只听说帮派都是黑涩会,干的都是违法犯罪为非作歹见不得人的事,虽说伍兴昊之前的信息有给我讲过,但祁关强真正说我就是他们镇雄帮的老大时,我还是显得有些茫然而不知所措。
令我惊讶的还有祁关强所说的什么杨三哥,听口气好像是这个帮派以前的老大,但却是被害的,那说明当老大很有风险,电影里看过的那些黑涩会的事也不全是编的……
高海涛惊过之后,看了看我又看身边围着他们那些人,好半天后才缓缓地开口道:“剑哥,请原谅小弟有眼不识泰山,如果早知道你是镇雄人的头领,打死我也不敢来对你无礼的。”
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就因为祁关强说我是他们老大,高海涛不但对我说话的语气变客气了,连称呼也变成了“剑哥”。
想着反正都已经骑虎难下了,我只得硬着头皮故作深沉地点了点头,尽量装作平静地顺着祁关强的话回应道:“杨三哥的例子摆在前面,我是真不想再让兄弟们打打杀杀的了,但这并不代表镇雄帮就怕了谁,可以任由别人骑在我们头上。”
看了看那些兄弟们的眼神,好像对我的回话很是满意,总算让我真正的镇定了些。
“剑哥是真人不露相呀!”高海涛毕恭毕敬地说了一句,接着却感叹道:“栽在你这样的老大身上,我高海涛不冤!只望剑哥你大人大量,当小弟今天是无意冒犯。等改天你心情好了,就请光临我金殿后山的‘涛声依旧’山庄,到时我一定正式设宴向你表示道歉。”
我怕接着装下去会露馅,也怕他又拿白绍南出来为难我,于是便见好就收地回了句:“涛哥你曾去过我老家,说起来我们也算是兄弟一场,要是说道歉的话就见外了!如果今后涛哥能不来找镇雄帮的麻烦,那可就算是给足了我面子。”
高海涛也不再多说什么,但示意身边两人将阿狗扶起后,却不顾那阿狗正抚着左脸**,抬手就给他右脸上一记响亮的耳光,大声骂了句:“狗眼看人低!”
随后他才向我微微一个躬身,接着转身径直向他的那辆奔驰车走去。原本围着我们的镇雄帮兄弟见我没啥表示,也就给他们让了条路出来……
看着他们蹒跚的背影,我心里忽然有些感慨: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还真是不假!我虽然认识高海涛没几天,但他给我的印象一直都是很高傲的,而且就算刚才被打成那个样子,也没见他服软,可一个镇雄帮老大的名头搬出来,马上就让他变了个人。
看来我要不再受人欺负凌辱,还真的就只有把自己变强大这一条路可走!特别是我对李蓉的那些承诺,想来也必须靠实力去兑现……
“老公,你好牛呀!”我的思绪被王茜的一声惊呼打断,反应过来时她已经扑到了我的身上,双手把我紧紧地抱住不说,还不顾那么多人在场,直接就用她滚烫的双唇封在了我的嘴上。
祁关强及时上前为我化解道:“剑嫂,我们兄弟还有些事得请剑哥指示,能不能你先回去,我们不会耽误剑哥很长时间的。”
王茜听话地放开我,一脸崇拜地看着我说:“老公,我回家等你,哪也不去,谁的电话也不接,你放心去处理你的事吧!”
等王茜回身进了电梯后,我终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连忙对祁关强说道:“强哥,谢谢你!刚才冒充你们老大实在是逼不得已,还望强哥和各位大哥……”
我还没说完,祁关强却大声嚷开了:“剑哥,你这话兄弟们可不爱听了,什么叫冒充我们老大,我说过了,镇雄兄弟自从杨三哥被害后,你就一直是我们的头领,哪来的冒充之说?还有,我们都是你的兄弟,你反过来叫我强哥、叫兄弟们大哥的话,人家会笑话的。”
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我知道和他也说不清楚,便示意他暂停,然后问道:“伍哥呢?我想见见他。”
“伍哥早就在地下室等着了,他不是镇雄帮的人,所以不便露面。”祁关强回了一句后,带着兄弟们簇拥着我往地下室那入口走去。
这家伙想得周到,居然随身带了一把折叠伞,出单元门的时候便亲自撑了给我遮上。搞得我连忙让他收起来,推说兄弟们都淋着雨,我怎么好意思躲在伞下面。
一行人在雨中的派头,确实是威风无比,可我的心里却忽然间变得有些忐忑:不知这么一闹,接下来白绍南那边我又该如何应对。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