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91章 茜茜那么美连南哥你都为她疯狂
《我是男子汉》 茜茜那么美连南哥你都为她疯狂
接到白绍南电话的时候,我忽然觉得眼前这些镇雄兄弟好亲切,至少有他们在身边,我就像之前在单元门那里面对高海涛一样,心里有了底气。
所以明知昨晚我打白绍南后惹下了麻烦,但此时我还是特别镇定,不卑不亢地回应他:“南哥,我老婆至今还穿着你买给她那变态的暴露装,你觉得她会让我碰吗?”
我没避讳身边那些兄弟,我觉得自己被白绍绿了又绿的事,兄弟们肯定是知情的,特别是伍兴昊和祁关强,当时不知在我家那监控里看过多少次现场直播呢!
白绍南听了我的话后,回话的语气有些惊喜,嘴里却说道:“茜茜这样可就不对了,她是你老婆,如果都不让你碰了,那结这个婚还有什么意思?”
我觉得跟这个变态直接交流此等问题有点令人作呕,正想找个借口挂了电话,谁知他接着又问道:“对了,不会是因为昨晚的事,你生她的气,对她失去了兴趣吧?我可告诉你,如果是那样的话,就是你的不对了,你不是都答应我们了吗,莫非你是在耍我?”
一连串的问题,一个比一个恶心,不过我却忽然想起所有人都叫我不能和王茜离婚的事,于是便回应道:“茜茜那么美,连南哥你都为她疯狂,我又怎么会失去兴趣,她……是她对我失去兴趣才对。”
我这话说得比较隐晦,其实我是想向白绍南传达一个信息:即使哪天我忍不下去而离了婚,那也是王茜嫌弃我而不是我嫌弃她。
白绍南也不知咋想的,竟对我这回话感到很满意的样子,大笑着附和道:“不错,你老婆确实是个大美人,任何男人都绝对抵不过她的诱惑。不过我跟你讲正事,这几天甚至是在你们蜜月期内,你都不准碰她,否则我可就对你不客气了。”
说着他又露出了冷酷的一面,收起笑声在电话那头哼道:“我不管你是什么时候做的镇雄人领头,我只想告诉你一句,让你和王茜结婚、容忍你几次惹我,那都是因为看中了你的办事能力。”
“你如果真的像高海涛说的那样,以前一直是‘真人不露相’的话,那我希望你继续忍下去,别让我白白地看好你一场。否则别说你一个小小的镇雄人老大,就算你是整个滇省的老大,我要捏死你也跟捏只蚂蚱没区别。”
“还有,我希望你记住一点:你勾引我老婆证据确凿,要是再跟我玩花样,老子就凭这一点也会将你碎尸万段。”
我听得心里一惊,第一反应就是李蓉危险了!
但随即我又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强迫我和李蓉拍的那些照片,至于我真的把李蓉给弄到手的事,他好像仍未知晓。而且听他的意思,好像只要我听话,就不会追究昨天我得罪他的事。
于是我也顾不得什么了,连忙回应道:“只要南哥别再随时叫人来我楼下守着,那我也绝对是识相的人。”
“好,那样最好!你转告茜茜,就她洗干净等着我,下午或者晚上我有时间就来你家做客。”白绍南听到我服软,长笑一声后挂了电话。
我却被他最后这句嚣张的话气得差点吐血……
伍兴昊他们虽没听见白绍南在电话里讲些什么,但从我的回话中也听出了一个大概,等我挂了电话,祁关强就大声对兄弟们说道:“刚才我们感谢剑哥的福利,但大家也都知道,剑哥被白绍南给欺负惨了。他身为我们老大,大家说我们做兄弟的应该怎么做?”
“干他娘的!”兄弟们的回话像是提前排练过的一般整齐。
我心下感动,但却赶忙出声劝道:“各位兄弟别激动,说来惭愧,我还没结婚就被白绍南给绿了。不过你们心里应该最清楚,我们现在还不足以斗过他……”
一句话还没劝完,一个扎着马尾的长发兄弟就大声打断:“怕他搓球,大不了一死,干他娘的!”
祁关强一个凌厉的眼神阻止了马尾兄弟,见他要出声斥责马尾打断我,我连忙接着说道:“我也想干他娘的,但我不会让兄弟们白白送死,我也不值得兄弟们为我这种破事去送死。所以大家既然认我做哥,那就必须得听我的,没我的命令不准去招惹白绍南的人。”
那马尾也是个倔脾气,听了后又大声问道:“难道我们就这样任由他欺负大嫂?”
这些兄弟果然对我的情况已经了然,这倒让我一时羞愧得不知说什么好。
还是伍兴昊及时出声化解我的尴尬,他笑着回应马尾:“现在王茜表面上是你们大嫂,但实际上,我可以告诉大家,剑哥真正的女人是蓉姐,终有一天,蓉姐才是你们真正的剑嫂,这也是为何蓉姐会把我们交给剑哥的原因。”
此话虽然同样令我有点窘迫,但那些兄弟却又欢喜地炸开了锅,简直就比他们之前把高海涛打趴下了还更高兴。
我心想既然话已经说开,也没什么害羞可言了,便将白绍南电话里讲的那些,连同王劲松昨晚让我们早点外出度蜜月的建议,尽数当着兄弟们的面对伍兴昊和祁关强讲了,并征求他们的意见。
不过我觉得王劲松也是可怜人,至少对我不坏,所以给他保留了充分的颜面,没说他也被白绍南绿过的事。
伍兴昊听了后,首先给我分析道:“剑哥,白绍南是铁了心的要让王茜给他生崽的,昨天晚上看来他并未能成功播种,所以他才会让你这几天甚至这个月都别碰王茜,以免让你的子孙抢了先。”
祁关强也插话,说柳志龙曾和他说过,白绍南最变态之处就是专门喜欢玩弄别人妻子,而且是那种感情并未破裂的正常夫妻,所以他才会确定我是不是还爱着王茜。要是我和王茜还有感情而生活在一起,以他那变态的性格,一时可能不会对我怎么样,但变着法子来利用我和辱我是少不了的。
关于那变态的事,越讲心里越是窝火,两人都没有过多讨论。但伍兴昊告诉我,说王劲松给我的那建议,说明王家也确实是恨白绍南的,并且打心里也不想真正地让王茜给他生孩子。
说这事的时候,他叹了一句:“之前我就说过,王茜对你肯定是有真情,她会如此地配合白绍南,说白了都是被逼的,都是可怜人呐!”
祁关强也附和道:“王劲松都已经做到了副厅的级别,却还要让女儿受此种罪,换谁也不甘心!他不想让女儿给白家生娃,那是明摆着的,你说以后要真有了白家的骨肉,那么真有一天能把白家给灭了,可又该如何面对那孩子呢,毕竟真是那样的话,孩子同样是王家的骨肉呀!”
说到白绍南想让王茜受孕这事,我心里又憋屈得慌,就算我对王茜已经无所谓了,可哪个男人又真愿意来个“喜当爹”的命运?
之前插话的那个马尾也确实有些奇葩,听我们说起此事时,忍不住再次插嘴了,扯着嗓门叫道:“那还不简单,剑哥吃点亏,把那王茜婊子……王茜嫂子日了,让王茜生下你的娃,让白绍南那狗日的还以为是他的种,算是反绿了他。反正剑哥迟早是要跟蓉姐的,也不怕一辈子都戴着绿色帽。”
我听了后有点哭笑不得,这家伙什么逻辑嘛?
哪知伍兴昊好像还有点赞成的态度,一边微笑一边点头道:“白绍南来滇后,玩弄的女性都可以用计算器来计数了,虽说他变态,爱的是别人的老婆,但被玩弄的对象也不乏像之前王茜那样的少女。但他为什么偏要选中王茜来给他生孩子呢?原因只有一个,他其实对王茜也有真爱。”
看我没什么特别的表情,他才继续说道:“要是有朝一日,他把王茜娶进白家,而蓉姐也变成我们的剑嫂,那倒还真如这兄弟所言,算得是剑哥占了便宜,至少让白绍南多出个姓萧的孩子!”
那些镇雄的兄弟终归都是些混混,一听伍兴昊这样说,立即在祁关强的带领下大呼道:“剑哥雄起、剑哥雄起!”
我彻底无言。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