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94章 毕竟她和我是新婚夫妻出去度蜜月的
《我是男子汉》 王茜拨电话时开了免提,我以为她是打给岳父岳母的,当时也没在意,哪知却冒然传来白绍南的声音,于是赶紧竖起耳朵。
“南哥,我和萧剑去丽江了!”王茜有点鬼鬼崇崇,明明故意开着声音给我听,但听见白绍南“喂”的一声后。她讲话的声音却如做贼一般。
白绍南问她为什么不推后一天,先成全了他的好事后再走。
王茜轻声地说她也想听白绍南的,但自己做不了主、劝不了我,所以只得跟着我走。
“南哥,你也知道,我老公居然是镇雄帮的老大,他表明身份打了海涛哥后,回来后脾气可大了。还想对我……用强呢!”王茜眼睛看着我一脸诡异的微笑,对着电话却在跟白绍南讲我无中生有的坏话。
我不理解她是何目的,于是便只专心开车没有理会。
白绍南在电话里一听就急了,忙问我有没有对王茜怎么样。
王茜回答说她谎称自己身体不适,没有让我得逞。但她同时又表示,说到了丽江后怕就难以拒绝我了,毕竟她和我是新婚夫妻出去度蜜月的。
白绍南对王茜好像还真上了心,在电话里说他要一个星期左右才能抽身。到时会到丽江去找王茜,叫她这几天务必找借口拒绝我那方面的要求。但他同时又叫王茜别和我闹僵,要搞好平常的夫妻关系。
王茜答应了,不过她也提出了要求,让白绍南到时别带太多人去丽江,以免排场搞得太大的话,会引起我不顾一切的报复。
白绍南在电话那头“哈哈”大笑,说他决定了,到时就一个人去,悄悄地和王茜偷情,还说自从被我发现真相后,好几天没尝试“偷”的滋味,都快没新鲜感了……
见白绍南答应了,王茜没再多讲什么,借口我在车上睡着,怕被我听见而挂了电话。
不过随后她又接着拨打了李波的电话,这次是安排婚纱店更改法人股东的事,同时告诉李波,办完手续就通知白绍南,如果白绍南有什么需求的话照办就是。
安排完李波。她最后才打电话给自己父母,说了跟我去丽江的事,并要岳父给她处理好婚假事宜……
把手机收起来后,她才微笑着对我说道:“老公。你也听见了,这个星期我们可以无忧无虑的先玩,但白绍南一个星期后就会跟来,所以你该准备的就准备一下。到时可以趁机出出你的气!虽然我们不敢真把他怎么样,可适当地给他点教训也好。”
此时我才明白,她这是在又一次的讨好我,要骗白绍南到丽江去让我出气。
这对于我来说本来是件好事,可想走自己妻子的手段和心机,我却有些不寒而栗,甚至感觉跟她在一起的时间长了,自己必定会落入她的陷阱里面……
倒是她打电话倒提醒了我。在离开前自己也该打几个电话安排几件事。
我打电话时没让王茜听,而且尽量简捷。先打给许利力,报告自己今天回丽江;接着又通知祁关强,说我丽江的工地上需要人。叫他有合适的人就给我安排一些过来;最后打给那钢筋老板鲁忠学,叫他去昆房大酒店找胡斌,把许总留在那里剩余的东西给我带回丽江。
打那三个电话的目的都只有一个,我得为发展自己的势力作出行动了!
其实我最想打给电话的是李蓉,但我不知道她此时在什么地方,白绍南会不会在她身边。更重要的是,我不能当着王茜的面打……
休了近二十天的假,回到丽江时。一大堆工作上的事等着我处理,到达当晚,我就一直忙到深夜,第二天又天都不亮就开始忙起。
王茜对丽江比较熟。见我工作太忙也就不打扰我,自己开着车出去玩,一般都只到下午我下班了才回来。
而让我最为心安的一点,是她到丽江后,便再也没有像之前在春城那样“榨”我了。开始两天我忙的时候,她几乎找不到机会;但等我忙得差不多后,她也没有跟我提那方面的要求。
她不主动,我更不可能主动了,就那样不咸不淡地白天各忙各、晚上才同住一个屋檐下。
那种正常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我们到丽江的第五天,那天中午我正在办公室的躺椅上午休,忽然被钢筋工老板鲁忠学打来的一个电话吵醒。
“剑哥,我们才做你的小弟没两天,你可不能让我们在丽江丢那么大的脸呀!丽江这地方不比春城大城市,这里好多人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要是让人家知道我们老大这么窝囊的话,兄弟们没脸在这里混下去呀!”
电话一接通,他就在那头大声嚷嚷。
说起鲁忠学,在春城的昆房大酒店那晚上,他带着兄弟们进行了一场毫无破绽的表演,让我顺利地找白绍南狠狠地出了一口气。不过那晚他是受许利力的亲自安排。进行的那场表演纯属义务演出,没要昆房集团的一分钱。
但他对公司出义务工,他手下那些工人可是要工资的呀,就算是叫去闹事。那也是实打实地出工的,所以他得付工人的钱。说得明白点,他去昆房大酒店表演了一出后,自己还得倒贴上一万多块钱。
我在回丽江时给他打电话。让他去找胡斌拿的,是许利力支持我的那些钱。许利力总共备了一百万在胡斌那,那天早上我让祁关强去拿了五十万分给镇雄那些兄弟,剩余的五十万鲁忠学第二天就给我带回了丽江。
念在他出钱又出力的份上。当时我从其中拿出五万给他,并另外拿了二十万出来让他选择要还是不要,我的条件是:他和他手下的那些钢筋工,全都来做我的兄弟。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共当……
这个办法是许利力教我的,许利力虽说是个企业家,但对混社会的那些事好像非常了解,他说我如果想先有几个自己的铁杆兄弟甚至是心腹。最直接的办法就是用钱收买。对此他还给我打比方,说混江湖就跟经营企业一样,想立一块自己的招牌,就必须得有第一笔“启动资金”。而他给我准备的那些钱,就是支持我的“启动资金”。
许利力的方法是有效的,在春城的祁关强他们就不必说了,才听说我要拿出五十万给镇雄的兄弟们作为福利时,当场便被感动而真真正正、口服心服地表示愿一直追随我这个捡来的老大。
而鲁忠学在我提出条件的时候,略为考虑后就选择了收钱。这家伙讲究,当场就拉着我在办公室里磕头结拜,说钱固然是他的选择。但他更看重的是我敢打白绍南的那份气质。
当然,他愿意做我小弟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他跟随昆房集团做了多年的包工头,这些年积少成多地攒下来,公司还欠他上百万元的工程款。我表态说大家是兄弟以后,他的事便是我的事,那些陈年旧账我会助他核对协调。
我本来不太看好这个兄弟的,虽是我生平第一个磕头拜把子的兄弟,但说到底还是因为利益关系而走到一起,我只是要他来应急,他也只是看在钱的份上,说开了还是各有所图。
可接到他的那个电话后,我觉得这包工头有些不一样,他好像还真把我们的兄弟情当真了,而且还看得很重……
鲁忠学电话里所讲的话先是弄得我一头雾水,于是便问他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你把老婆带来丽江,听说是一边工作一边抽空度蜜月的,对?”鲁忠学反问了我一句。
得到我肯定的回答后,他这才接着说:“剑哥,不是我说你,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就算做做样子,你也得看好自己老婆呀!你给我们做兄弟的解释下,你老婆跟着白绍南在丽江大摇大摆地出双入对,还在我的眼皮底下一起走进丽江昆房大酒店,这个是什么意思?你愿意被人绿到丽江来,可兄弟们却丢不起这个脸呀!”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