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96章 别学人家讲什么江湖义气
《我是男子汉》 别学人家讲什么江湖义气
回到项目部来的时候,鲁忠学早就已经候在了我的办公室,手上拿着一大本资料,见到我后唯唯诺诺地说道:“萧总,这久的一些工程签证,还有一些工程量清单和请款报告,得请你签一下字。”
他这个虽说是工作上的事,但按程序来说的话,是不应由他一个包工头来找我办理的,此时他直接拿来找我,很明显是想化解一下他骗我的尴尬,或者说转移一下我的注意力。
我想起就来气,但也没对这个才收了没两天的兄弟发火,只阴沉着脸回道:“工作上的事,你必须得按程序来,即使我们是兄弟也一样!所以你还是给我好好解释一下为什么骗我吧!”
王茜说鲁忠学是被她三千块钱买通了骗我的,在酒店的时候鲁忠学就亲自承认过,此时他听了我的话后,脸胀得通红,看了看进屋就坐在沙发上自顾玩手机的王茜,然后才轻声应道:“是大嫂……她出钱……她说那晚被你……”
支支吾吾了一句有头无尾的话,他却转而看向王茜,像鼓足了勇气一般地对她说道:“大嫂,你说把剑哥骗去酒店后,你有办法让他绝对不会生气,所以我才收你钱的。但是……”
“但是你为了区区三千块钱,就真的把你拜把子的大哥给骗去了,是不是?”王茜抬起头打断,站起身来直视着他说了句:“鲁忠学,听说你们萧总为了跟你结拜,一出手就送了二十万给你,但你除了今天骗他一次以外,还为他做过点什么事?”
鲁忠学哑口,王茜即没完,接着质问他:“我听说你老板也做得不小了,三千块钱对你来说可能就只一条烟钱,应该不至于放在眼里吧?没想到你还真就为了条烟钱,就把你的拜把大哥给骗了,你觉得那二十万你还好意思收不?”
我坐到办公桌后面,看他们俩人在那表演。
鲁忠学的脸表一阵白一阵,想开口又被王茜问得插不上话,想看我也不敢看了,拿着那本资料像个犯错的小学生似的垂着头;而王茜却真像是个班主任一般,女王气质外露,问完后盯着鲁忠学看得一阵,这才接着“教育”他。
“没那个能耐,就别学人家讲什么江湖义气,好好去绑扎好你的钢筋就是了!要想学人家混江湖混社会,那就得随时记好,对自己的主人尽忠尽责。今天你可以为了三千块钱骗剑哥,明天是不是就可以为三万块钱要了你剑哥的命?”
“我就知道你不是做兄弟的那块料,所以才试探你一下,没想到你一点内涵都没有,枉你还是这么多年的老板呢!”
见鲁忠学想开口的样子,王茜也不再接着教育了,直接呵斥道:“你先出去吧,有些事你不敢跟你们剑哥讲,但我自然会和他说个明白,希望你以后长点心。”
我一直没开口,即使鲁忠学退出去了,我也就只冷眼旁观。
而王茜也确实是个聪明人,把鲁忠学说教了一通后,就又坐回到沙发上去继续玩手机,一幅跟定我但也不打扰我、让我自行消化的姿态。
如此一闹,我也无心处理工作上的事了,心里东想西想了一阵后,还真就想出明白了一些事情,也想出了一点主意。
于是便拨了个电话给许利力,装作汇报工作的样子,几句话把项目部近期的情况说了,然后问他有什么工作指示。
工作上的事其实我早就通过书面形式,在来丽江的第二天就向他汇报过,此时我真正的目的,是想听听他对我身上的这些事、或者说对付白绍南的事有什么看法。但当着王茜的面,我不好直说,所以才打的这个电话。
本来还怕许利力听不懂我的“暗号”,哪知他直接就笑骂道:“狗日的,被人盯着连话都不敢讲了吧?是不是你老婆?我告诉你,你家王茜还在读书的时候我就看出不简单了,你要是被她给缠得死死的,那要不了几天,你不是(精)尽人.亡就是被她生生给玩死!”
骂完过后,他又接着说:“我听胡斌说你又去闯丽江昆房大酒店的门了,不会是王茜才到几天,就搭上当地的哪个大佬,又把你小子给绿了吧?”
这回轮到我脸红了,偏偏还不好得解释,只得偷偷看了一眼王茜后回道:“没有的事!”
许利力既然想到王茜在我身边,也不多问,只接着说了句:“我早就跟你表过态了,舞台给你,你爱怎么玩自己去玩。凭什么白绍南想绿你就绿你,而你就得忍气吞声;凭什么他住别墅开奔驰,你就只能住老婆的房子里、开单位配的车;凭什么他可以来威胁你、威胁你身边的人,甚至威胁你的的老板我和威胁你的家人,而你就只有求饶的份?”
“萧剑,你工作上那么有魄力,生活上我希望你也醒醒吧,再把软蛋做下去的话,老子之前那些钱可就连喂狗都不如了。连总裁都看得起你,大力支持你,你想要继续侮辱自己那没关系,但是你把我们父子的智商也侮辱了的话,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许利力没给我半点指示,但他后面这两通话,却令我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被王茜联合鲁忠学骗过后的那种沮丧,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说来也巧,心里正自感慨着,手机上又传来了一条信息,而且这信息我还没看内容就激动得差点跳起来,因为发件人显示了大写的字母“F”。
那是我存的李蓉的电话号码,得知她其实是冒用自己妹妹李蓉的身份、真实姓名叫何芙之后,我便用了那个代号,以防被王茜察觉我们之间的关系。
李蓉的短信很简单:他今天来丽江!成大事者不走别人安排好的路!等你!
三句话,严格来说是两句半,但对正在开窍节骨眼上的我,却如沙漠里迷路时遇到的指南针。
第一句话和王茜的说法吻合,说那个我不知造了什么孽才会遇上的死变态白绍南,今天确实要来丽江了;第二句话则跟许利力给我的训导一样,是在教我怎么应对;而第三句那两个字,则是她给我独有的动力……
心里一阵豁然开朗后,我接着又打了个电话给鲁忠学,但电话通了后装作跟办公室讲话的样子,说了句:“马上通知各个操作组,到办公室来开工作会议。”
我知道王茜其实一直在观察和留意着我,但我这表演还算不错,刚给许总打电话汇报完工作,然后接着就通知开会,就算她不懂我们这建筑行业的工作,那也绝对不会怀疑什么。
果然,见我站起身就要外出时,她跟着起来温柔地关心道:“老公,工作上的事也别太操心了!只要爸爸的官越做越大,你就算什么都不管也只会在昆房集团越来越火知道吗?我就在这等你,中午我和你一起吃食堂。”
看她一副贤妻的样子,我忽然想到:无论她是装的还是真想表现,既然主动的这样对我,那我还有什么不敢享受的?
所以我也不再是那幅气鼓鼓的模样了,脸色缓和得一些后给了她一个微笑,同样轻轻地应了一声:“你无聊就去玩玩电脑或者再出去走走,等我把工作上的事安排好就来陪你!来丽江都这么些天,是时候带你出去玩一玩了。”
王茜先是有些不相信的样子,随后却一脸惊喜地扑上来抱着我,那柔软的双唇一边在我脸上亲吻,一边激动地叫道:“太好了!老公,你终于想通了!我还想着怎么样来劝导你,我们出去游玩躲开那个死变态呢!”
我违心地回以她一个轻轻的拥抱,带着点无奈轻笑道:“以后别提那个人好吗?带你出去玩不是为了躲他,就算我们不出去,我也能让你不再被他欺负。”
看着她欢乐的神情像是三岁小孩见到糖一般,我又轻叹道:“让你一天反过来为我操心,实在是难为你了!不过我发誓,以后不会再让你来给我想法子对付白绍南。”
这话倒是我的内心话,因为受李蓉那条短信的启示,我忽然发现一直以来,我还真的是在按别人指给的路子在走,而有了自己的主见后,现在好像连王茜看我的眼神也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不过我也真是有些心疼王茜,这与感情和背叛没有关系!她比我还小得两岁,正是应该享受青春尾巴那种无忧无虑的年纪,可却整天都不得不周旋在家庭、白绍南和我之间,完全就是个江湖老手的样子!
反倒是我自己,身上发生了那么多事好像都没长进……
不过我相信以后会不一样了,至少我已经不再是从前的我,要不我也不敢对着一个自己已经不爱的女人发誓!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