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97章 受不了诱惑还不长脑筋
《我是男子汉》 鲁忠学绝对不蠢,特别是我到办公室的时候,见就只有他一个人坐在里面的时候,我发现他还很精明,起码他领会了我打电话给他的意思。
但他居然会为了区区三千块钱,就着了王茜的道,我却是有点想不通了。
关上门后,见他一幅忐忑不安的样子,我也不客气,看着他放在会议桌上的那个大包就笑道:“怎么了,二十万不要,反倒抓着那三千块不放?”
鲁忠学没想到我会是这么个态度,立时就轻松了好多,但还是一脸不安地应道:“萧总,那么丢脸的事我都干出来了,怎么可能还好意思收这钱呢?”
我也不跟他客气,大刺刺地往他身边一坐,继续笑道:“如此说来,你磕过的头不算数,打算不再跟我做兄弟了?”
“我还能做你的兄弟?”他一听就激动得站了起来,随后却又颓然地坐了回去,喃喃地说道:“即使你认我这个兄弟,我也没脸再当你的兄弟了。”
暗示他来会议室单独交流,我是很是动了一番脑筋。
鲁忠学是昆房集团的老工头了,说得难听点大半辈子的事业都在我们公司,而他经历了那晚酒店替我捉奸的事之后,是明白我在公司或者说是在许总心里的地位的。今天他得罪了我,要是我计较的话,对他来说损失可不只是二十万那么简单。
但凭心而论,他的操作组历来和项目部合作得都很好,所以即使他真是王茜嘴里那种只认钱不认情的货色,我也不想令他太难堪。毕竟因自己私人的破事而影响工作,历来我都不赞成。
再说,我觉得自己可以趁此机会,让我们原本就有点形式的拜把子,真的搞出点感情来,至少让他对我生出点感恩的心来,这样的话以后难说还用得上。
所以听他如此说,我也不勉强,只是很平静地回应道:“兄弟做不做没关系,但工作还是要做好的。你刚才拿的那些单子,正常的送工长审核就行了,我这边不会耽搁你。叫你过来,主要有两件事。”
“第一,我想让你明白一件事:我萧剑不是那种公报私仇的人,但也不会假公济私。你愿意做我兄弟,工作上你别指望我给你走后门;你不愿意做我兄弟,也别担心我会在工作上为难你。”
“第二,我想问问你,为什么会为了三千块钱就来骗我?即使我们不是兄弟,但好歹我也是公司的人,算是你的甲方,你不至于那样做吧?”
鲁忠学听了我的表态后,眼神里露出一丝掩饰不住的惊喜,见我又问起他骗我的事,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才回道:“都怪我脑子被精子控制,受不了诱惑还不长脑筋。”
我听得心里一惊,难不成他被王茜引诱,也把我给绿了?
见我脸色大变,他赶紧接着说:“萧总别想多了,我没做什么,而且大嫂是金枝玉叶,怎么可能做那种事?”
他说了一句后,可能是想起那天晚上捉奸的事,又连忙补充道:“我的意思是,她不可能看中我这种没身份没地位的土鳖……”
但补充完毕,他好像也觉得有点不对,因为作为老工头,他很清楚我靠王茜上位之前,也是他口中所说的那种没身份没地位的土鳖,急得连忙自己给了自己的嘴一巴掌。
我笑了,一边笑一边说:“你别解释了,直接说怎么回事便是。”
鲁忠学镇定了一下后,道出了他会骗我的前因后果。
原来这家伙并不识得白绍南,就算那晚受许总的亲自安排,到酒店替我捉奸过后直到至今,他也仍不清楚王茜的那个奸夫究竟是什么来头。这一来是因为那天我在房间里叫他滚时的警告,二来事后从胡斌到派.出所的办案民警,也专门叮嘱他事后就过了,不得乱讲。
如此一来,他虽然因为我的关系,知道王茜乃是大名鼎鼎的王劲松之女,但也认为其是个随便的女人。而他回到丽江,见我居然把王茜带来工作之地度蜜月,不禁又对王茜和我都多了些不同的看法。
按说这些也与他无关,可昨天他在宿舍楼前偶遇王茜外出时,王茜竟主动和他打起了招呼,并问起了他和我结拜的事情。
我和鲁忠学磕头拜把子,鲁忠学事后就对他那些工人兄弟宣布过,在工地上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加上王茜是我老婆的缘故,所以听王茜问起此事,他便毫无隐瞒地说了。
没想到王茜却提出,要约他找地方详谈。
因为也亲眼目睹了王茜和白绍南的丑事,鲁忠学当时是不想答应的,哪知王茜说要是鲁忠学愿意的话,她会在昆房大酒店开着房等他,并留下了手机号码。
有了对王茜那方面的印象,鲁忠学有点动心了,下午便主动联系王茜,得知王茜早就已经开好了房,便屁颠屁颠的去了。
哪知到了酒店后,王茜却无半分轻佻之意,只告诉鲁忠学,她出轨的事已经得到了我的原谅,要不我也不会带她来度蜜月。但她也直言说我的心头仍有芥蒂,没有全然忘记过去之事。
王茜说鲁忠学既然是我的兄弟,那就应该为大哥夫妻的幸福做点事,接着就提出要他配合骗我的事。
鲁忠学先是不愿意的,但王茜信誓旦旦地保证,说她有办法让我受骗后绝不生气,而且还会报答他,话里话外好像又有了点那种意思。
鬼使神差之下,鲁忠学答应了,王茜便拿出三千块钱,把让他做的事交待了一通……
哪知他真正按王茜的要求做了后,王茜却反过来责怪他了。
“我想着大嫂都被你那样抓了现形,你还带她来度蜜月,肯定是因为她爸爸的原因,你不可能再对她有感情,因此才会对她的话心猿意马。要是我不动那种歪心思,不理会她约我的事,怎么可能会上了她的当呢?所以,刚才我才会那样说。”
鲁忠学说完后,一幅追悔莫急的样子!但接着却又有点好奇地问我:“萧总,难道你真的像大嫂说的那样,不生气了?还重新认回我做兄弟?”
我微微笑道:“放你娘的屁!老子像是那种由女人牵着鼻子走的人吗?兄弟的事,你要做就做,不做拉倒。不过那钱嘛,你还是先拿着,如果你不敢要,那就帮我去做一件事。”
见他一脸不解,我也不卖关子,直接开口道:“你给我联系一下你们老乡,今天帮我做点事,人不用多。”
鲁忠学一听就明白了,因为我口里说的他老乡,正是我在春城请过一次“重庆棒棒”,在此之前,在丽江我更是前后三次请过那群看起来普通、行事起来却很牛笔的人。我请那些人的时候,联系的都是我手下的一个老工长,再由他具体联系安排,不过那老工长告诉过我,鲁忠学是“棒棒”们的老乡,他经常都是叫鲁忠学出面去和“棒棒”联系的。
“萧总,你亲自安排,难道这回不是公司的事?而是你遇到了麻烦?”鲁忠学确实是精明人,问了一句后马上就猜到了,接着说了句:“是为了大嫂的事吧?”
见我点头,他又问道:“难道那个什么白绍南,真的嚣张到又来丽江骚扰你们?”
我再点头。
鲁忠学用重庆话低低地骂了声“妈卖批”后,忽然说了句:“萧总,如果我把这钱自己收了,再叫你声剑哥的话,那你……”
我不等他说完,直接打断:“那很好,你还是给我联系你的老乡,谈好价钱后告诉我,我会一分不少地再给你。”
鲁忠学笑了,立马就又对我的称呼改口,很开心地笑道:“价钱什么的就不用了,既然我有幸能再做你的兄弟,有什么事就由我出面去做,用不着请人!”
我暗笑,在心里默默地为自己点了一个赞,但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只郑重是问道:“你可知道白绍南是什么人?”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