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100章 我们以后相互之间都别客气了
《我是男子汉》 在办公室和王茜商议的时候,我对自己和鲁忠学的事没吐露半分,事实上跟鲁忠学在会议室分手时,我还专门交待他,说他对自己的兄弟怎么样我不管,但一定要确保外人不知道我和他的关系,就像我们项目部所有人都不知道他那“鲁四棒”的身份一样。
这样做,只是为了保护好他,也是我这个做“剑哥”的眼前唯一能做的了。
而我和王茜商议的那些事,我也没向鲁忠学提起,除了怕他知道我老家的事冲动外,我也不想给他心里多出一件事来……
回到宿舍,我第一次体会到时间的难熬!
想再打个电话回去,又知道以家人的性格,只会让他们更担心我。
忽然间想到白绍南来丽江了,那我可以给李蓉打电话呀,这几天一直不敢联系她,我心里面都快要被那份相思给折腾疯了,要不之前也不会收到她的短信,都差点激动到我心都要跳出来!
“看来是我老公到丽江了!”李蓉接起电话便抢先笑了一句,那温柔的声音一时令我呆住无语。
“不会是出什么乱子了吧?我安排得有兄弟跟着你的,没听说不正常呀!”见我没出声,她的语气顿时就有点慌乱。
我连忙回道:“没有的,蓉姐!我……我只是忽然间……好想好想你!”
就算跟王茜谈恋爱时,我也不太善于说情话,此时说出对李蓉的思念,算是鼓足了好大的语气。
李蓉笑了,银铃般的笑声让我的心情也瞬间好了不少!
“刚刚有兄弟打电话过来,说王茜妹子开着你的车出去了,应该是去接我老公的。你是不是为了我,把心里的憋屈都忍了?”李蓉笑过后,轻轻地问过后,接着又说道:“让你受委屈,对不起了!”
我先是有些惊讶,原以为自己来到丽江后,便失去了在春城时的各方后盾,没想到李蓉暗地里,其实把支持我的力量已经安排到了丽江。
感动之余,我忙又回道:“蓉姐,你别这样说,以后永远都不准再一开口就跟我说对不起了,是我应该向你说谢谢的。”
“好吧!那我们以后相互之间都别客气了!我们说正事吧,你最近怎么样?跟王茜没……没闹什么矛盾吧?”李蓉应声过后,问我的话却有些迟疑。
把王茜带着来丽江,很多人都知道我们是来度蜜月的,不过我和她这两天真的没发生过那种关系,此时听李蓉话中有话地问起,便连忙回道:“蓉姐放心,自从那天看见床单上红色的花朵后,我的心便只有你,不能再容下其他女人了。其实被王茜……那晚也……纯属意外。”
说归说,我还是有些心虚和惭愧的,毕竟来丽江的那天,王茜穿着白绍南买给的那套暴.露的内.衣,让我在欲罢不能之下,和她是一直缠绵到双腿抽筋才出发的……
没想到李蓉听了我的话后,却一本正经地说道:“萧剑,你这样可不好!我已经是三十岁的人了,虽说前两天才被你……才变成真正的女人,但也早就不再是那种独占**强烈的单纯少女,所以没那么保守。”
她说得很认真,说完一句后不等我插话就又继续道:“所以在男女的关系上,我虽然思想传统,不过对男人没那么苛刻的要求。我会一辈子只做你的女人,但不会要求你也一样,你别有那么多的思想负担。”
说着她还给我开起了玩笑,柔声给我打了个比方:“其实说起来,男人和女人就好比钥匙和锁。什么样的锁都能打开的钥匙,叫万能钥匙,是人人都喜欢的、能干的钥匙;但什么钥匙都能打开的锁,那可就是一把烂锁了。”
“我会尽量做一把只有你能打开的锁,但我其实更希望你是一把万能钥匙!何况你和王茜本就是夫妻,要是只有夫妻之名的话,那可不太好!”
听她终于说完后,我心里感慨万分,作为一个女人,得有多么通情达理和宽广的胸怀,才能说出这样的一番话……
不过说是这样说,我还是向她保证道:“蓉姐,请你放心,我会变成你希望的那种‘万能钥匙’,但我绝不会去做那种开锁匠。”
一阵满意的轻笑过后,她又问起我的情况,但我却临时改变了主意,并没有多讲什么,甚至连她安排了谁在丽江暗中注视我保护我,我也没有向她问起。只给她一个答复:既然她如此的眷顾和看重我,那我定会不负她的厚望。
李蓉对我的答复看来还是很满意的,便也不提那些破事,而是忽然转移话题说了另一件事。她告诉我她父亲何义堂最近职务调整,已经不再负责地方政.事,而是调到京城去任了一个什么副主任,实际上相当于是去养老了。
她提父亲工作上的事,主要是要告诉我,她父亲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权力,也就是说她的家庭保护力量会逐渐消失。
我不太懂官场上的事,但也明白她说这些事情的原因,便安慰她道:“你放心吧,我在努力,会想办法尽快保护你,并且我对你的保护会是一辈子。”
李蓉之前本来一起在鼓励我的,听了我的话后却笑道:“得了吧,你还是先保护好你自己,把你所受的那些委屈解决了再说。我这边你不用担心,就算我爸没了实权,但级别上却没变,还变成京官了!白绍南还不至于立即就对我下手。”
话虽如此,但我还是听出了她语气里的担忧,想再说点让她放心的话,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再说那些话的底气。
倒是李蓉见我又沉默后,可能明白了我的担忧,接着说:“我说的是真的,你没必要现在就杞人忧天,只管做你自己的事就是了。我爸工作调动前极力推荐一个人,要想办法调他来春城主政,那个叫裘跃鹤的的叔叔受过我爸的恩惠,他要是真来了,我无论在明在暗都只会更受保护。”
李蓉给我的印象向来都是端庄柔美,可说起这些事来时,却忽然露出了少有的霸气,哼了一声道:“白福润在滇一手遮天,其实还是来自于高官邹顺利的庇护,但邹家大少爷邹一冰比白绍南还坏,邹顺利比白福润还腐,只要我们寻找好时机,让邹家白家双双伏法倒闭,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官再大势再强,他们头上也还有王法管着!”
对此我没发表什么意见,主要还是因为自己懂的太少,只是默默地记着她说的这些话,想来以后对自己有用,也可时时鞭策自己。
这些话题毕竟都有些沉重,李蓉讲完后我俩都同时沉默了,怕她为这些事弄坏了心情,过得一会后我便主动开口道:“蓉姐,那些事我们以后再说,现在打电话给你,除了告诉你我是真的很想念你外,还有一个好消息:今晚白绍南那个死变态,将会被人狠狠地修理一番。”
李蓉笑了,嘴上却回了句:“自己的老公要被人打,好像对我来说不算是什么好消息嘛!”
我跟着笑了,有点油嘴滑舌地说:“不,就是好消息,因为打你老公的人是我!”
说来也巧,正说着白绍南,王茜便打电话过来了!我一看连忙简单地跟李蓉又说了两句,便匆匆改而接起王茜的电话。
“老公,我陪南哥吃吃饭,今晚可能……晚一些回来!”王茜电话里讲的内容在我预料之中,因为那是之前约定好,她通知我去酒店守着的意思。
没想到白绍南嚣张的声音也从电话里传来:“萧剑,茜茜今晚不回来了,反正对你来说,她回不回来也是一样,所以你就早点洗洗先睡了吧!”
纵然有心理准备,但他的话还是气得我直接就挂断了电话,不过我的怒火很快就平息,转而拨打了鲁忠学的手机。
“剑哥,我正想打给你呢!”鲁忠学电话接起来时语气很兴奋,大声笑道:“我先前还怕他们就在酒店吃饭呢,没想到那对狗……那个狗杂种居然带着王茜出来外边吃。他们在东山坡的‘正宗丽江腊排骨’,你快过来,等你到了后,兄弟们也差不多该动手了。”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