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105章 整个人蜷缩得像条大肉虫
《我是男子汉》 虽然我晚上打了白绍南,但没出面的鲁忠学显然是觉得不过瘾的,电话一通就急不可耐地说道:“剑哥,如果你今天不是我的鲁四棒的哥,而是出钱请的棒棒,那可就亏得有点大了!蒙着面打那奸夫一顿能出你多少的气且不说,我听说白绍南还大摇大摆地回酒店,都没去医院躺一下,唉……”
等他说完后,我才笑道:“你的意思,是要把那家伙打残了,我那些钱才花得不冤枉?”
“不说打残,你至少得打爆他的蛋,打了让他永远祸害不了你那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嘛!”鲁忠学的回话粗俗而又直接。
我心念一动,忽然觉得这个“棒棒头”的话还真有几分道理,既然要干,何不干得轰轰烈烈一些,直接把白绍南的祸根给他除了,难说在为民除害的同时,也是让他重新做人的功德呢!
所以我便顺着他的话,低低地说道:“你都这样说了,如果我做不到的话,以后哪还有脸做你的剑哥。马上去准备准备,让兄弟们再辛苦一夜,明天一早老子去打爆白绍南的蛋。”
鲁忠学一听就兴奋,待我把自己的计划跟他说了后,他却有些迟疑,问我这个计划能不能行得通。
我告诉他,说这是市公.安.局张局长的判断和策划,岂有行不通的道理。
得知我此时正坐在张局长的办公室喝茶时,鲁忠学用两个字结束了通话——“牛逼”!
鲁忠学说我牛笔我倒不觉得,挂了电话后张局长有些好奇地问我跟谁通话,我为了显示诚意,便告诉他说是一个叫“四棒”的民工,没想到他居然认识,一脸不可思议地问我:“重庆棒棒的那个鲁四棒鲁忠学?他是你的兄弟?”
得到我肯定的答复后,他也说了鲁忠学说的那两个字:“萧经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可就是真的牛逼了!那鲁四棒跟我有些交情,但我也不敢当他哥的。”
张局长都觉得我牛笔,我可就真有点轻微的飘飘然了!既然我是个牛笔的,那还有什么可顾忌的?
和张局长就着鲁忠学这个人的话题聊到深夜后,我才蜷在他办公室的沙发上睡去。
张局长什么时候睡的、在哪睡的我不知道,反正这一夜我睡得特别香,是他把我给叫醒的。
“十点正!萧经理,你可以走了!”张局长把我叫醒后,表情有些凝重地说道:“我等你的消息,但我希望你还是把握好尺度,刘书.记和何市.长几乎一夜未眠,因为白绍南在丽江被打的事已经被他老爸白领导知道,书.记和市.长正在连夜策划新一轮的治安严打整治方案呢。”
昨晚和张局长促膝长谈后,因为鲁忠学的关系,我们之间的距离已经变得有些微妙,有点像是相交多年的朋友。所以听了他的话之后,我什么也没说,只用双手握着他的手用力摇了两下,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直接打车回到项目部时,财务小姑娘已经得到总公司的指示,提了六十万现金给我准备好了。
昨晚鲁忠学后来一直没打电话给我,我就知道事情还真如张局长预料的那样,所以见自己的车没在办公室前也不觉奇怪,拿了钱叫上两个工长陪着,直接开车送我到酒店。
酒店里一切都还算正常,不过我们进去的时候,大堂经理把我拉到一边,悄悄告诉我,说胡总昨晚打来过电话,酒店里的监控系统从昨天中午到今天中午会升级,所有的监控都没有任何记录。
鲁忠学他们还算顾及白绍南和王茜的面子,关上了房间的门,只留得一个兄弟在门口守着。
深吸了一口气后,我才一边示意那兄弟敲门,一边大声说道:“知道我是谁叫来的不,我是公.安.局的张……”
一句话没说完,我已经愣在原地,手上钱袋子“啪嗒”一声掉在地毯上,里面一塌塌的百元大钞散了些出来,慌得跟着我的两个工长赶忙捡拾起来装好……
纵然有心理准备,我也是真的被愣住了!只见白绍南一浑身赤(衤果),一脸憔悴地坐在一张椅子上,看那两个明显的黑眼圈,应该是一夜都没能睡;王茜也好不到哪去,坐在床沿上深深地埋着头,长发垂下遮住了她美丽的脸。
最令我不能忍受的,是她身上又换上了那套白色的很小很露的内.衣……
如同死一般的寂静只短短几秒,接着便传来了鲁忠学那霸道的声音:“萧总,你总算来了!你自己看看,我是不是在骗你?我和你磕头拜把子是不是在欺骗你?我是不是那种为了三千块钱骗大哥的人?”
一连串的问题惊醒了我,我没再有半分犹豫,嘴里“嗷嗷”地叫着就冲上前,用尽全力一拳打在白绍南的太阳**上,同时大声叫道:“你妈笔的!”
“我操!”白绍南抬了我一拳后,竟马上弹跳着站起身,回骂了一句后顺势一脚就撂在我的小腹上,弄得我一个趔趄往后便倒,还好是倒在床上,头撞在床边王茜的腿上,让她也在瞬间有些崩溃地大声尖叫。
白绍南的身手真不是我所能比,我结婚那晚不算的话,这都已经是我第三次揍他了,还是他第一次还手,却一出手就差点将我秒杀。而且他起身把我撂倒后,猛地就朝我扑来。
也许他早就意识到事情是我策划的了,一边扑来还一边叫骂:“你妈的,敢阴我……”
但他没叫完、也没能扑到我身边,就被屋里的几个人几钢管放翻在地。
鲁忠学的人也真下得去手,他是知道白绍南身份的,可打起白绍南来简直就没把他当人,三两下就让那家伙躺在地上求饶了。
而且鲁忠学好像也是真怒了,手下的人在动手,他却在旁边大声叫骂:“老子忍你一晚上了,你娘的,省大领导家儿子了不起吗,信不信老子叫记者来,今天就让你们的丑事让全国人民都知道。”
他越骂越火,又对着王茜怒骂:“你个不要脸的贱货,利用我很好玩是不是,让我昨天在工地被人见到就笑话,贱人!”
我爬起身来,示意鲁忠学住口,也示意那些人住手,一言不发地站去躺在地上没了还手之力的白绍南面前,恶狠狠地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老子在公.安.局等了一夜,等着帮你拿你的棺材钱,巴巴地给你送过来,你为什么要这样一而再再而三?”
白绍南“呸”地吐了口带着血丝的唾液,眼睛直直地瞪着我,那眼神居然比我还愤怒。
我接着骂道:“你要看上我老婆,大可以直接把他领走,为什么要这样来侮辱我,还威胁不准我离婚?我究竟哪里得罪你了,我以前都不认识你,你为什么抓着我就不放?”
说着我又提起拳头……
相比于心中的愤怒,我那些话也算是含血控诉!而且我发现自己关键时刻其实真的下不去手,只要白绍南此时跟我求饶说点软话,答应以后都不再针对我的话,我难说也就这样收场了。
可这家伙听了后居然一个狞笑,看着我的拳头大声回道:“有种你就打下来,老子虎落平阳没二话说,你敢把我打死吗?打不死老子今天就弄死你,弄死你们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垃圾。”
“好,我成全你!”我被他气红了眼,收起拳头说了一句后,猛地抬起右脚,朝他胯下那不知耻的丑陋东西狠狠蹬去。
白绍南如同杀猪一般地惨叫,双手想往那地方蒙去。
我不等他做出保护动作,又将坚硬的鞋底抬起再次蹬上去,一脚又一脚……
这分钟没有什么身份顾虑、没有什么前途顾虑、也没想过什么家人和兄弟朋友的安危了,有的只是仇恨、愤怒……
如果不是被人拉开的话,已经彻底昏了头的我,一定会就那样生生地把这禽兽踩死。
把我拉开的,是随同我去的两个工长。鲁忠学和他的人全都站在一旁冷眼旁观,一幅我打死白绍南他们也不管的神态。
白绍南还在嘶叫,但声音有点嘶哑了,双手抱在胯下护着,整个人蜷缩得像条大肉虫,显是已经痛苦到了极点。
王茜却不顾自己犹如什么也没穿,站了朝我扑过来,眼泪汪汪地想要相劝。
我没等她开口,挣脱右手抬起,在她扑近我身时,甩手就给了她一个大耳刮子。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