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106章 我又怎么能舍得让他消失了呢
《我是男子汉》 王茜后退,蒙着被我打过的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我,嘴里轻轻地叫了一声:“老公……”
那声“老公”,叫得我心都差点碎了!
我忽然想起第一次她主动约我、想起她和我订婚那天晚上我第一吻她、想起她第一次和我回老家、想起她费尽心思让我变成了男人的那晚……
但同时想起的,还有婚前头晚我看到的、还有婚后第二晚我在监控里看到的、还有在春城的昆房大酒店……
王茜哭了,没在意身上形同(衤果)体,没在意一屋子的男人,也没在意地上还在痛苦地低低**的白绍南,就那样看着我哭了!
我也哭了,没有声音,没有眼泪,但我的心里在哭泣!我曾经多么多么地爱这个女人,多么多么地在乎她,所以一次又一次地原谅她,而且直到昨晚之前、直到昨天我感觉自己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我之后,我都还是那么在乎她。
可我没想到,最终还是现在这样的结局。我承认自己对李蓉一见衷情后再难转变,但我的那满腔深情,何尝不是在全部毫无保留地倾注在王茜身上的?
很多人不知道,甚至很多当事人也不知道,一个男人真正在心里哭过一场后,会变成另外一个截然不同的人……
所以……
“剑哥,这狗日的昏过去了,是不是直接扔去玉中河里喂鱼算了?他的丑态我们全录了像,今天就让他和他老爹一起全国出名,没人敢来追究你我的任何责任。”
鲁忠学的话打断了我。这家伙说得一句后,见王茜一脸眼泪吓得怔怔地看着他,接着便瞪视着王茜,一脸凶相地低吼道:“看,看你妈笔!你这种贱人,老子一起把你扔去拉什海喂鱼信不信?”
王茜吓得像见到了鬼一般地怔住,连哭都忘记哭了。
我却抬手就给了鲁忠学重重一拳,打得他也一个趔趄退开。
看着他一脸不解地望着我,我缓缓地说道:“你如果还认我这个剑哥,就得听我的,即使我再无理也得听,懂不?”
鲁忠学一脸懵笔地看着我,一脸懵笔地点了点头。
我接着说:“刚才这一拳,是替我老婆打的!记住,她再贱,也是我的老婆,是你的大嫂,起码现在还是!”
“你是出名的‘鲁四棒’,是连张局长都得叫你一声哥的人,不为你的那些哥考虑,也总得为你手下这群棒棒考虑吧?欠债还钱、杀人偿命,这人是能随便扔河里喂鱼的?”
“你不认我萧剑做哥也好,怪我耍架子也好,但话我们得说明:气,我们要争;做人基本的道德,我们也得遵守。”
说到这里,我停下了!能说这些话,我纯粹是装笔,因为我打完王茜感叹过后,特别是听说白绍南已经昏迷过去后,心里真的瞬间就懵得不能再懵了。我那秒钟的感觉,就是我肯定是死定了!
与其死,不如死得有点面子,所以我搜主遍了自己从小学过的仁义道德、搜遍了自己对身为男人的认知及小时候我爹对我的责骂,这才发表了那一番今后再不可能讲得出第二遍的讲话。
房间里鸦雀无声,静得连根针掉在地毯上都能听得见,所有人都怔怔地看着我。
我知道自己装完笔后,就得为自己装的笔负责,所以轻轻地咳嗽一声过后,我直接吩咐鲁忠学:“四棒兄弟,赶紧地、马上地,送白绍南到医院,一定不能出任何问题!”
鲁忠学没我进去,只是喃喃地说了句:“像!太像了!我以为他宣布退出的那天之后,这世上再没有他了,没想到这样一个众人口中懦弱到极点的人,居然会是第二个他!”
“知道他像,就别愣着,还不听他的命令?就不怕他那方面也像?”我带来的其中一个工长回了一句,然后便抢上前一把抱住像条死狗的白绍南,迅速冲出了房门。
说起这个工长,给我的印象非常深,甚至是个真正的奇葩。
他叫李正良,是上昆房集团上一任丽江项目部经理的外甥。此人给我的印象深,倒不是因为他有其舅舅的那层关系,而是这家伙不同于正常男人,他是喜欢男人的那种类型,不但和一个男人生活在一起,还经常出去跟“兄弟”们约会。
我之前会相信王茜关于白绍南是gay的谎言,某种程度上也是因为手下有个真正的gay工长;而我会在误信自己被白绍南以gay的身份爆.菊后,表现得什么都不顾地要杀人,也是因为有李正良这个下属工长。
因为李正良是个不折不扣的艾.滋.病毒携带者。那种病毋须我多介绍,沾上后就等于判了死刑,得数着天数过,所以那天早上醒来后,我会如此的愤怒,如果没有伍兴昊的出现,我真的会杀了白绍南和王茜。
但话说回来,我从来没歧视过李正良,因为他除了性取向不正常外,工作上真的是没话说,是我丽江项目部最得力的工长。还有一点,这家伙性格孤僻独来独往,却是个非常凶狠甚至是凶残的角色,曾一个人把丽江本地的纳西族黑老大,打了戴着安全帽到工地求饶;也曾一个人,打了让丽江军分区的傅团长亲自到工地上跟我结识……
因为这些原因,所以我才会让他送我来酒店,一是保证那六十万现金的安全,其次是我知道,他对我这个“领导”印象不差,关键时刻或许用得上。
扯远了!接着说房间里的事。
见李正良把白绍南抱走后,鲁忠学也反应过来了,对着房间里的兄弟们喝道:“还不快跟着走,留在这里等屎吃呀!”
这个棒棒,或者说这个钢筋工老板,还真是他妈的粗俗!但他的话对兄弟们也很有用,一声吆喝过后,那些兄弟全都跟着追出门外,只剩他自己和另外那个提着钱袋的工长站在房间里。
“剑哥,真的不把他干废?”鲁忠学也不忌讳王茜和另外那工长还在,直接问了我一句后,提醒着说道:“有时人死了比半死不活的好处理!今晚的事我全程录了像,就算是干死姓白这个狗日的,他老子也绝不敢说半句。”
我很佩服这些棒棒的风格,就像以往请他们来的一样,还真是不会留下什么后患的尾巴。
他的话我是信得过的,但我真的下不去那样的狠手,装笔时间已经结束了,接下来我觉得应该为自己的装笔行为负责。
所以我摇了摇头,冷冷地说了句:“把他扔去喂鱼以后,我跟谁继续玩下去?我在春城听说白绍南很牛笔,来丽江后也听这里的书.记和市.长说他牛笔,既然如此,我又怎么能舍得让他消失了呢?”
鲁忠学听了后,让我非常意外地往地毯上跪下,嘴里说道:“剑哥,我那天和你跪地拜把子,确实心不算诚,因为我的目的,只是想在昆房集团呆下去。现在,我真的拜服你了,你是我这一生的剑哥。”
我也跪了,有这样的兄弟,为什么不跪?
不过我跪下去后,嘴里却没客气,板着脸说道:“马上去医院亲自安排,如果白绍南死了,你自己提自己的头来见我!但如果他的下身不废,那不用你提头,老子亲自宰了你!”
鲁忠学脸上乐得像捡了钱似的,起身把我扶起后,差点就笑出了声,但并没有回应,只是在快步走出去临出门时,才回头笑道:“剑哥,你可曾知道我和你刚才那兄弟说的‘像’是什么意思?”
我哪里懂他们那没头没脑的话?
不过鲁忠学没卖关子,出门前给我解释道:“你很像一个人,那个人叫什么不重要,但春城人都知道他的名头——张二哥!”
我忽然想起那天在春城的金牛小区,周浩野和伍兴昊说起的什么张二哥张世明,难道说我真的像他?
“老公!你的电话响了!”
王茜的一声轻叫,让我的思绪回过神来,这才又有了点清醒,掏出手机,见来电显示是个大写的“F”,不禁感慨万分!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