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109章 你的意思是还没把我侮辱够
《我是男子汉》 那个领头的没料到我竟比他还嚣张,先是一愣,随后在身边小弟的提醒下便明白了!
在我叫嚣的时候,金键组织来的那些民工,正快速地从项目部的各个角落冒出来,这些工人事前应该被交待过,扛着钢管、戴着安全帽现身的时候鸦雀无声,连脚步也放得很轻,也难怪都形成一个大包围圈了,那群夜城管才发现不对劲。
他们的领头也是个识时务的人,见状后语气当即就软了下来,挥手示意手下将短棍收起来后,看着我一脸陪笑道:“剑哥,我们其实也就是受春城的飞爷安排,实在也是脱不下情,来这找你摆摆造型,混口饭吃而已!”
看着他那一幅乞求神态,我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得意感!难怪那么多人会不务正业去混社会,原来这种碾压别人的感觉,还真他妈的有点爽……
见我脸带笑容却不说话,那领头又和我套起了近乎:“小弟叫黄刚,在丽江也还有点虚名,剑哥如果看得起小弟,今天我们就交个朋友。以后剑哥要是到有兴趣到夜场消遣,整个丽江城只要报上我黄刚的名字,没谁敢不好好招待你的。”
金键的底气也来了,也许是怕我没见过这种场面难以应付,他板着脸回了句:“我们都是遵纪守法的人,谁他妈跟你们交朋友,要靠谁谁谁的名头混吃骗喝?你把我们萧总当什么人了?”
我本来还想多看看这群夜城管的求饶样,但听金键发话后,便也懒得再跟他们啰嗦了,又将话题扯到白绍南身上问道:“南哥给了你们什么好处,让你们嚣张到要直接来砍我手脚?”
“我们……我们其实不认识南哥,是春城的飞爷打电话来,说南哥被你给打了,叫我们来找你的……”黄刚见我语气不善,说话的声音也有些颤抖,忙着解释道:“飞爷那个人,我们平时是想攀都攀不上的,他说南哥还是他的哥,所以我们才会……”
我冷笑道:“你们在丽江也算是有点名气的人了,既然飞爷的哥都被我打了,那你们还找上门来,智商有点让人捉急呀!”
“是、是、是!”黄刚一副讨好状,一边点头一边回道:“是我们错了,剑哥大人大量,别跟我们一般见识。我们先走了,等改天再来登门赔罪。”
金键低声提醒我:“萧总,我看他们也真被吓着了,差不多见好就收吧!”
我本来也想放这些人一马的,毕竟他们跟我并没什么仇恨可言,对于这种小混混有时不惹也罢。
但正想叫他们滚的时候,却见门口那边两个看门的保安躺在地上痛苦地**,忽然间怒火就冒了出来,大声喝道:“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知道错了还来工地行凶,有那么好走吗?”
令我哭笑不得的是,我这一凶,那黄刚立即就腿软了,居然当着这许多人的面,“扑通”一下就朝我跪了下来,嘴里还吩咐道:“都他妈给剑哥跪下!”
他是个软骨头也就不说,没想到他带来的一群全都没有半分骨气,听到他的叫声后竟齐刷刷地全给跪下。
更让我大跌眼镜的是,等他的人都跪好后,他直接就抬手给了自己两记响亮的耳光,带着哭腔再次向我求饶:“剑哥,我知错了!我们都知错了!被我们打伤的两个大哥我们赔医药费,求求你放过我们,今后我们再也不敢不长眼睛了!”
面对这种货色,我也实在是无言了,挥了挥手不耐烦地叫道:“把你们的家伙都给我留下,然后有多远给我滚多远,老子还没死就给我跪,晦气!”
之前一直如临大敌的金键,待那些夜城管灰头土脸地跑出大门后,也终于忍不住笑了,一边笑一边感叹:“这些人能在四方街当保护神,也真是天大的笑话了。”
我让他安排人送两个保安去医院,又让那些民工散了继续等安排后,这才回去继续工作。
没想到王茜不知何时到办公室里等着了,见了我后问道:“刚才那些来闹事的,是白绍南叫来的人吗?”
我正得意着,也想向她炫耀一下,就冷笑着回应:“你不是说白绍南惹不得吗?不是所有人都怕他吗?难道就凭他叫来的那些只会跪地求饶的歪瓜劣枣,就吓得你要出卖自己的**?”
王茜的脸胀得通红,低着头说道:“老公,如果你觉得白绍南就只这点能耐的话,那是要吃亏的!刚才来的那些人,看起来就跟老家魏硕带的街痞一般,白绍南怎么可能会叫他们来对付你?”
见我一脸不屑,她接着解释:“白绍南平常带在身边的,像浩野哥、海波哥和志龙哥他们,你都是认识的,那些人我就不说了。而且我也见识过他去找别人的麻烦,那些人简直全是亡命徒,就算打不过对方,也不可能会向对手求饶。”
“所以我觉得,刚才的这些人,难说只是来试探你的,目的是看看你有多大的实力,好安排后面来报仇的事。”
说着,她忽然就有些紧张地看着我,急急地说:“老公,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会害你!我们一起去医院吧,去看看南哥,给他认错道个歉好不好?我已经在用李波的店,为他把他家里的钱合法地存去银行,他要是伤得不重的话,应该不至于会来对我们下死手。”
我没回话,用一个表情回答她这不可能,并给了她一个鄙视的眼神。
王茜是聪明人,自然懂我想向她表达什么,长叹一声道:“算了,你不去也好,那就我去吧!老公,你叫来的那些民工看在钱的份上,可以在这里守你一天一夜,甚至是一个星期一个月,但你要永远呆在这里不出去吗?还是出去后也带着这一百多两百人的队伍?”
我本来心情挺好的,被她来这一番搅和后,顿时就觉得烦燥无比,不耐烦地回道:“你要去就去!以后你的事我不会再管了,我也希望你别再管我的事。”
“可……我们是夫妻呀!”王茜一脸惊讶地看着我,低低问道:“难道你要跟我离婚?我们这才结婚几天?你就……”
我摆了摆手道:“你的意思是还没把我侮辱够,所以不甘心是不是?是谁在春城说再也不会骗我,再也不瞒着我跟白绍南了,但结果呢?”
想起她之前信誓旦旦的样子,再想起自己身上的这些窝囊事,我心里更是像被猴子不停在挠一般,声音也渐渐大了起:“你他妈知不知道,我根本不想惹你那个南哥的,因为就算把他打死,我头上被你们染绿的地方也永远洗不掉了!是你们非要把我逼到绝路上,逼着我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出手的。”
王茜见我发火,没听我吼完就忙着退了出去,她离开的时候从我办公桌上拿走了我的车钥匙,看样子是铁了心要去看望白绍南!
我知道自己已经在心里彻底把她放下了,也许正因如此,我才会烦燥才会生气,毕竟放下了她,也就意味着自己曾经的付出就真变成了白费……
李正良和鲁忠学一直没回来,但后来都打电话向我说了情况。白绍南已经醒了,据说确实伤得不轻,刘书.记、何市.长和张局长等市里的主要领导,都去医院看望过他了,并安排了其治疗工作,不过那些领导都交待所有在场的人,不准声张白绍南被我打了受伤的事。
李正良是接到许总的指示,说他作为我的下属,在白绍南的亲属到来之前,得留在医院照顾,这样对我也有利;而鲁忠学则是忙着他那些棒棒兄弟的事,并动用他们棒棒的手段,让白绍南和当地的领导不能找他们麻烦。
整个下午,项目部上再也没有什么事发生,手下的那些员工包括金键在内,都知道我心情不爽,也没人来办公室打扰我的清净。
但事实上我被王茜勾起的那阵烦燥也就只是一小会,想起李蓉今天就会飞来丽江,心情很快就又变得舒畅起来,窝在办公室里听了一下午的歌。
哪知快到晚饭时分,去医院看望白绍南的王茜却出了意外,她居然被中午来项目部捣乱的黄刚叫人给绑架了!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