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112章 我只想把答应蓉姐的事办到
《我是男子汉》 周浩野是武.警内卫的中队长,这身份我是早就知道了的,但他跟在白绍南身边,甚至平常与我接触,都是以社会人士的身份出现,我甚至就没见过他穿军装的样子。
此时他也没穿军装,但却比穿上那身服装更威严,因为他和他带来的那十几个人,竟然是齐刷刷的右手上一支手枪、左手上一幅锃亮的手铐。
“丽江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办案,闲杂人等请暂时回避。”
未等我们反应过来,周浩野接着叫了一句,还转身将手上的铐子向身后不断涌进来的那些“游客”晃了晃。与此同时,远方隐隐传来了警笛声……
人生第一次,我听见警笛声心里会感觉到颤抖。不过看了看周浩野后,我还是很快镇定了下来,对着身边的金键轻声说了句:“让人散了吧,工时照记!”
怕他也紧张,我接着又挤出一丝笑脸道:“没多大事的,我们是来救人的,要犯法也是别人在犯。”
金键虽然也愣了一下,但却比我还更镇定,拿着对讲机吩咐了一句后,低低地回了我一句:“这狗日的啥时候变成这里刑侦大队的人了?”
其实不用金键安排,我们布置那些乔装成游客的民工,已经有好多吓得转身就走了,门外进来的不知道什么情况,相互一拥挤,那场面就有点混乱,声音也开始嘈杂起来……
我趁机对徐东说道:“东哥,还是那句话,你们针对的是我,与其他人无关。不过,你要是想要我的手要我的脚,那我还是会先让我的兄弟把你脖子割下来再说。”
徐东看向李正良,有些疑惑地问了句:“你真是萧剑的兄弟?你不是他手下的工长吗?我听说你没什么兄弟的呀?”
他对李正良肯定是了解过,否则不会这样问。
其实我觉得李正良才是真正的牛人,他跟在我身边办事,无论是早上在酒店还是此时,就连周浩野他们都亮出手枪和铐子了,他永远都是那么一幅冷冷的不苟言笑的样子。
听了徐东的问话后,他也只回了句:“剑哥说是,你觉得还会有假?”
“如果他真的叫你割断我的脖子,你做得到?”徐东再问。
“做不到!”李正良的回话却大大出乎意料。
我还正感动着呢,他却泼了一盆冷水……
可他随后却接着说:“不过割开一点,放你点血,再用我的血给你作为补偿,那个我还是敢的。”
徐东肯定知道李正良是个什么角色,至少知道他身上有什么病,一下很无畏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嘴角颤抖了两下却什么也没敢再说。
我见金键布置的那些人已经退得差不多,也懒得再理会主动把刀收起来的徐东,只将短棍往地上一放,双手举起转身,对着周浩野说道:“浩野哥,我不影响你执行公务,但我这两个兄弟……”
“我说了,无关人等,请自行退去!”周浩野没给我好脸色,一步步地走上前来。
我懂他的意思,但还是指着地上的黄刚微笑道:“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我随你们走,但这些人是我打伤的,我想让我这两个兄弟送他们去医院,麻烦你们也帮帮忙。”
周浩野点头,但走近后一双虎眼却瞪着李正良。
我又连忙呵斥李正良:“正良,现在有警察在此,你就算正当防卫也不能过度,快将刀收起来,送我打伤的这些人去医院。”
见李正良收了刀放开徐东,过来和金键一起忙碌,周浩野将手上的铐子往我在手一拷,另一端却往他自己的左手拷上,拉着我就往院门外走。
也许是感念我说要送黄刚上医院的恩情,一个夜城管的兄弟在我们临出院门时冲上前,将他身的运动薄外套脱了搭在我和周浩野的两手之间,遮住了把我们拷在一起的那幅手铐……
“剑哥,你可真牛,李正良那种奇葩,居然都做了你的兄弟。我看出来了,那家伙是死了心地要跟你了!不会是献出菊花了吧?”坐上一辆轿车后,周浩野对我的态度忽然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一开口就开起了我的玩笑。
他能如此轻松地开玩笑,说明车上的另外三人也是他的兄弟,所以我也没跟他客气,直接就问道:“蓉姐呢?在守着白绍南?”
周浩野还真跟我不正经个没完了,不但没回答我,继续拿李正良开我的玩笑:“还会想着女人,那看来我猜错了,不过你可得提防,李正良真的是个艾滋病携带者,而且在男.同圈子里是很有名气的。”
见我脸色不好,他才长叹了一声说起正事:“现在你明白了吧,社会上某些别有用心的人说的话也未必就没道理!有人说中国最大的黑涩会是官,如果一个官特别是一个高官,只想着为自己谋利,**到目无法纪的程度,还真的就是这个样子。”
我不想跟他讨论那种问题,有些没好气地回道:“与我何干?我只想把答应蓉姐的事办到,然后带着她去一个没人害我的地方,打个散工平平安安地过日子。”
“那你的家人呢?就算他们也跟你去新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难道你就不得接触新的人?”周浩野对我那消沉的话有些诧异,反问了一句后笑道:“你别幼稚了,现在是21世纪,别说你新的生活,就凭你一张身份证,天涯海角你也无所遁形。”
其实我也就只是随便说说,以便岔开他说的官员与黑涩会的话题,听他这样讲,便又问起李蓉。
周浩野也不卖关子了,跟我说道:“蓉姐来了后,就全身心地在医院照顾南哥了。说一千道一万,南哥这些年一直装作和她很恩爱,她要是表现出半分冷漠,那可不合适。其实相比下来,蓉姐比你苦多了!她可能没跟你讲,在南哥之前,她曾有过一段婚姻……”
周浩野跟我简短地说了李蓉的一些事,并说了她隐忍这么多年都是为了扳倒白家,为她的前夫和因她而死得跳楼的姐姐报仇……
我一直默默地听着,心里感慨万分!周浩野是李蓉的心腹,李蓉会跟他们讲起这些很正常,但李蓉说她真实身份除了她和她父母知晓外,我是第四个知道的,那话还真是没有半点夸张。
所以我瞬间就觉得自己的责任更大更重了……
周浩里介绍,说白绍南的伤没多少大碍,只能算是个轻伤,但对白家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因为那家伙的伤情,真有可能就此丧失了男性的基本能力,也就是说我真把他给打成阳伟了。
“南哥是白家的独苗男丁,这种事不用说你也知道有多严重。蓉姐听说后马上就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来之前就请干爷爷杭老,还有一直在举报白福润的韦老,让两人加大对白福润的举报力度。”
“其实现在根本不是向白家‘开炮’的好时机,弄不好的话还得连累两位老革命的。蓉姐这样做只是为了转移视线,让白家不至于一怒之下置你于死地。”
“还有就是,王书.记得知情况后,也起了很大的作用,我们陪同杨秘书长来丽江的时候,听说你那岳父不惜赌上自己的前途,去白福润办公室跪地给你求情呢!”
周浩野一番解释和叙说,我也有点意识到好像事态真严重了,特别是他说完后冒了句:“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就算剑哥你再多调十倍的民工,中午那会也早就把你们一锅端了。黑涩会也好白社会也罢,拿钢管的干得过拿枪的不?”
听我叹气,他沉默了一会后,又小声地试着说道:“其实,你到现在还只是被戴上个手铐,而且你的其他兄弟和昆房集团也没受波及,王茜……也起了很大作用,而且最主要的还是靠她。”
提起王茜,我本来就跌到谷底的心情瞬间火起,转头看着周浩野一字一句地说:“别给我提那个名字!还有,如果你们现在是要带我去见王茜的话,那我就从车上跳下去;如果是带我见白绍南的话,那请你们注意了,我见了他第一件事就是再揍他丫的一顿。”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