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114章 其实蓉姐才是真的牛
《我是男子汉》 周浩野分析得似乎很有道理,而且他的话对我来说震动很大,因为我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后,无论是从家人还是从李蓉、甚至是从我这些兄弟的角度来考虑,心里也有一个想法:
只要这次能保得大家伙平安,无论白家让我做什么事我都尽量答应!反正白绍南以后估计也侮辱不了我了,就当我为自己对他的伤害进行一个补偿吧。再说以白家这种家境后台,估计让我去杀个人,他们也会保我平安无事。
所以,与其说周浩野是在为我解疑,还不如说是在点醒我,让我不会走错今后的路并越走越远、越陷越深……
在心里消化了好半天,我才开口问道:“你们把我抓着走,应该是去见那个什么杨秘书长的吧?就是刚才那个男的吗?不用说,他绝对是白福润的心腹管家了?”
坐在前面副驾的那个兄弟转头,和坐在后排我左边的那个兄弟同时有些惊讶地看着我。他们自始至终没说要带我去哪,但显然被我给猜中了。
周浩野笑道:“不错,今晚白家对你的要求和条件,都会通过杨秘书长来向你提出。不过我想提醒你一句,到时别表现得那么聪明和从容。”
他给列举例解释,说白福润做事小心谨慎,疑心也大,稍不注意他就卸磨杀驴,前年死在任上的那个办公.厅主任,其实也没啥二心,就因为某些行为有点太聪明了,就被……就在游泳时“意外”溺亡了。
我倒没被他说的事吓到,而是忽然又想起一件事,跟着问道:“对了,你刚才跟我讲的那些话,包括刚才对我的提醒,一定是蓉姐让你和我说的吧?”
这回不仅是那两个兄弟,连开车的兄弟也明显地踩了一脚刹车,周浩野更是惊讶得张大了嘴,不相信似的说道:“牛,剑哥你太牛了!据我所知,你虽然搞定了蓉姐,但你们从认识到现在,总共见面恐怕也没超过十次吧?说实话,我非常不解为什么你们会……会发展得如此快。现在看来,我们兄弟能跟上你,真像蓉姐所说,是春天要来了,因为你这思维,还真不是一般人跟得上的!”
他这话让我有些惭愧,其实我也是猜的,却没想到让他们如此大的反应!
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之后,我低低地叹道:“其实蓉姐才是真的牛,她竟然能想到我会问这个问题!”
再说下去的话我感觉就有点装笔了,所以谦虚过后又继续开口:“那我还想问一下,你觉得蓉姐和伍哥又为何会看上我,他们既没有白福润的耳目,这前也没和我接触过呢!这个问题,蓉姐应该没教过你答案吧?”
周浩野看我的眼神里,已经多了丝不易察觉的佩服,能得到他这么一个牛人从心底的认可,我还真有些沾沾自喜。当然,也可能是我之前的怂样,让他感觉到了我的变化吧……
听我问起,他想了好一会后才回道:“蓉姐看上你,除了你长得帅以外,我觉得有两个原因:一是她想将计就计,收买你来对付白家;二是她……她可能也有报复南哥的打算,但我觉得第二个原因不太可能,因为你也知道,她不像王茜那么开放……”
“至于伍哥,那个我就说不清楚了,也许是一种直觉吧,毕竟他在国外……在那些圈子里混时间有些时日了!”
伍兴昊的身份,我之前是猜到了一些的,好像和周浩野一样是个军人,但一说起来他和身边的人好像都吞吞吐吐,极不自然!此时周浩野无意中提起后也是及时收口。
我没多过问,心里只是想着李蓉,不知是不是真如周浩野所说,她看上我只是要将计就计,用我来对付白家,又或许是用我来报复白绍南那个变态……
车子在玉中河畔绕了一圈,径直向市公.安.局开去,临近大门的时候,周浩野重新将手铐拷在了我的手上,也不解释什么,只轻声说道:“剑哥,蓉姐交待,要我提醒你两次,眼目前对白家提的要求,只能暂时全部答应。”
对李蓉的交待,我自然会照做!其实就如之前所说,即使她不叫周浩野跟我谈这些,我也会对白家的要求满口答应,只不过心底的态度肯定会不同,不会有那份应有的警觉……
周浩野已经说过,“抓”我来,主要是为了让白绍南的心腹杨秘书长给我谈要求和条件的,但进了那间小会议室的时候,丽江的刘书.记、何市.长和张局长都在,另外还有一个五十多岁的胖女人。
刘书.记他们在场已经令我意外,但更意外的是,相对于长表白福润的主角杨秘书长,本地的三个领导好像对那胖女人的态度更为恭维。
周浩野把我带进去后,让我坐在他们对面的一条长椅上,并将原本拷在他手上的手铐另一端,改而拷在了那长椅脚上后就出门去了。
张局长站起身,对着我就是一通官方话语,说我涉嫌故意伤人、聚众斗欧、扰乱治安什么的,讲了一大通罪状,又从法律的条款上,解释说我犯的每一条罪状,如果查实后都将得坐牢什么的,反正也就是吓唬我的意思。
我自然是听得“战战兢兢”,连连表示自己愿意坦白,请正府宽大处理。
张局长训完,刘书.记又站起来,教育我说做人要学会判断,有些事不说也要做、有些事做了却不能说,否则性质就不一样了。
我知他是在暗示昨晚白绍南敲诈他们的事,干脆就直截了当地回应:“请书.记放心,像南哥昨晚让我向你们收钱的事,打死我也不会对外人说的。要真是被人知道了,我宁愿背一个诈骗领导的名,也不连累任何人。”
除了那个我进门就恶狠狠地盯着我的胖婆娘外,包括杨秘书长在内听了我的话后,似乎都很满意,刘书.记点头示意后,便带着何市.长和张局长出门,只留杨秘书长和胖婆娘在小会议室里。
杨秘书长也是个直接人,待门一关上就问我:“萧剑,你可知道自己打了白绍南的后果?”
我点头,并诚恳地回道:“领导,是我错了,当时实在是太过气愤,我……真的忍不住。但我不是存心要把南哥打成那样的,就算他多次当众侮辱我,就算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真的不敢呀!”
见杨秘书长点头,我知道自己装的还算合格,他绝对想不到我心里连他这走狗的老母亲一起给问候了……
接着我不等他开口,又向他求情:“领导,事情不出也出了,我也知道南哥被我……唉!反正就是,我就算以死赔罪,也是于事无补。所以,请领导帮我求情,帮我跟南哥说,我愿意为他做牛做马,来补偿我对他的伤害。以后……我再也不敢对他怎么样了!”
杨秘书长没说话,只是又点了点头,似乎对我的表态还算满意。
哪知待我说完后,一直没说话的胖女人忽然问道:“我问你,如果绍南再当着你的面和王茜发生关系,甚至让王茜给他生儿生女,你也不会再对他怎么样了?”
纵然有了心理准备,但听到此番话语,我心头还是莫名火起,激动得顿时就有点想发飚,腾地便站起身,却又被手铐给拉得重重坐下。
想起李蓉煞费苦心地让周浩野对我的嘱咐,坐下后我对着那一脸恶意的胖女人回道:“他们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以后……以后,他们爱怎样就怎样吧,我只做我该做的事。”
“很好,果然是个聪明人!”那胖女人阴笑了一声,站起身来冷笑道:“既然你那么懂事,那我就看看你说的是不是真心话!”
走到我身边后,她又黑着脸,继续说道:“医生说你把我儿子的男.根打坏了,老娘也要让你断子绝孙,如果敢反抗,就说明你只是想敷衍我们,刚才张局长说的罪名,你一条都少不了。如果你不反抗,哼哼……老娘让你爽到爆!”
其实我已经想到了,这个胖女人就是白绍南的妈,但我没想到她说话会如此毒,更没想到她的行动比话还要毒,说完后先是给了我一记重重的耳光,随后抬起那笨拙的右脚,就将那高根鞋往我的双腿中间蹬来。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8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