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120章 王茜是脱光了衣服才来趴在我身上的
《我是男子汉》 猛地一下将王茜从我身上推开后,我才发现情况是真的不对劲,王茜躺在床上竟没什么反应。
我慌了,连忙上前一边摇晃一边呼喊,但她还是像熟睡了的一般,任凭我怎么摇怎么喊都不醒。
中毒了!
看着她嘴角的白沫,我终于反应过来,连忙一边掐她的人中,一边拿起床头手机打急救电话……
我是真被吓到了,怎么也没想到王茜会在这个时候想不开寻短见。在医生到来之前只顾大声呼唤,直到隔壁一个资料员大姐听见我急急的喊声,叫了项目部的几个员工破门而入,才反应过来王茜是脱光了衣服才来趴在我身上的,又连忙翻出条她的长裙来给她套上……
所幸急救车来得及时,而且在把王茜抬上救护车时告诉我,说她这症状不像是吃了农药之类的剧毒,没有生命危险。
纵然如此,随着急救车去到医院,守在急救室外面的时候,我还是觉得天都快塌下来了!虽说要论起真来,王茜出任何问题都是她咎由自取,但如果她真在这个时候有什么三长两短,那我这一生也绝对难以心安。
除了项目部上的金键、李正良等员工外,周浩野和鲁忠学都先后闻讯赶来,最让我意外的是杨秘书长带着何市.长也来到了医院。不过他们都很能理解我的心情,来到后什么也没问我,只有何市.长打了个电话,好像是打给这里医院的院长,要他无论如何要将王茜抢救过来。
还好过了近两个小时后,一个医生再次给我们带来了好消息:王茜中毒未深,主要是服用了安定片和另一种镇定药,经过洗胃后已经基本清除了体内药物毒性,在急救室里她曾短暂苏醒过一次,估计再睡上一两个小时也就没事了。
得知她没事,所有人都很高兴,但我看得出来,最高兴的要数杨秘书长和何市.长,王茜的家世摆在那里,要真有什么事倒与他们无关,但能平安无事,那王劲松恐怕就得欠他们一份大大的人情了……
这些人也都很识相,跟着我和那医生去到王茜所住的VIP病房,默默地看过她的情况后,没跟我说过多的话就相继告辞。
只有周浩野一个人留下来守着我,我问他怎么不走时,他说自己会闻讯赶来,是白绍南的安排。白绍南已经连夜转到了春城的省第一医院,他除了那命根子外问题不大,听说王茜出事后便指示周浩野过来,相当于是监视我的意思。
“剑哥,蓉姐会让我劝你和王茜,其实怕的就是这小妮子会想不开出什么事。蓉姐本来还想着即使你要跟她闹僵,也应该是以后的事,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这一步。”
周浩野说了一句后,接着又叹道:“南哥打电话指示我,无论王茜情况如何,必须查明是不是因你而起,如果是你相逼或者是由你所激而致,他让我在丽江把你做了再回春城。”
我起先没听懂他那句“把我做了”是什么意思,待反应过来后,有些惊恐地问他:“他要你做了我?他这么大胆吗?还有,你不是内卫的中队长是军人吗,难道还兼职当他的杀手?”
那VIP病房在单独的一个很清静的楼层上,而且是个**的套间,周浩野分别去把房门和里间病房的门关上后,这才坐回外间的会客室沙发上,对着我低声道:“剑哥,你还记得我说那个关于黑涩会的论点吗?你以前没接触过,不知道其中的水有多深。对于白绍南这种人物来说,无法无天起来别说杀一个人,就算是灭人满门也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见我愣在那说不出话,他又轻松地笑道:“但你放心,别说我是蓉姐的人,就算我真是纯粹的白绍南走狗,这种事也未必就会照他的意思去做。何况,他要我做的人是你!”
这话我相信,我会被他的话震住,主要还是没想到白绍南竟可以嚣张到这种地步,更没想到社会上某些看不见的东西,会真正黑暗到草菅人命的程度。而意识到这些后,我隐隐感觉自己以后都要陷入到这种你死我活的“江湖”之中……
周浩野看我还是呆呆地出着神,轻叹一声后接着安慰:“剑哥,虽说我讲的这些都是很现实的,我甚至参与过白家很多见不得人的事,但你也不用顾虑太多。我们接触的时间不长,可我能你有信心,你绝对不会输给白绍南。”
顿了一下,他又笑道:“你知道吗,我来这里的时候,蓉姐什么都没专门交待,连我都那么信得过你,你可别说自己会真的被白绍南的话吓到了!昨晚杨秘书长肯定是和你谈合作的事吧,要是你后面跟他们的交道打多了,人命这种小事只怕都会见多不怪毫无感觉了呢。”
他说起李蓉,我倒是顿时来了信心,也是直到这时,才想起王茜这么一闹腾,可打乱了我好多的计划,最重要的就数与李蓉相会的事了。
毕竟是在病房,我和周浩野对那方面没有进行过多的交谈。
但那番交心的话讲过之后,在他装腔作势地问我昨晚的情况时,我却什么也不隐瞒,把自己从市.公.局出来,和王茜一起回到项目部的事全说了一遍,连与李正良跪地结拜的事都没有保留,还将自己的一些内心想法也托盘而出……
聊天过程中,我并没忘了进里间去查看王茜的情况,而医生也基本上是十分钟进来查看一次,最后那次进来给王茜拔点滴针管时告诉我们,虽说何市长亲自交待,但王茜真的是醒来就可以出院了。
医生想表达的意图很明显:王茜服药显然是心理问题,身体无碍后要是再留在医院,谁也不敢保证她会不会继续犯傻,到时出问题医院可也是有责任的。
不过他们既然这样说,并且我也见王茜睡着呼吸平稳,面色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所以心中石头总算落地……
我知道周浩野是白绍南绝对信得过的心腹,要不也不会让他来对我做这种事,我跟他聊那些话题,也算是在尽量为他提供帮助。所以我们聊了很长一段时间,并且聊得很投入,直到王茜醒来把病房门打开后才终止。
虽说已经对王茜的情况不再担心,但当她真正开门而出时,我还是瞬间就激动了,不顾周浩野在场,一个弹跳就冲上前将她紧紧搂住,颤声说道:“茜茜,你没事太好了!你咋就那么……那么傻?有什么事不是都可以好好说的吗?”
我的这番激动并非作伪,就算王茜做了千般万般对不住我的事,我也不希望走到阴阳相隔的结果。除了我们现在还是夫妻、还在蜜月期外,她从恋爱以来为我所做的事,其实也是不少的,只是人都一个样,再深的情感有时也可能会被丁点的恨意就抹灭,何况是对一个男人来说不共戴天的大仇?
但我的心头其实也很清楚,无论我再激动再怎么在意她,有些事实和结果也是无法改变的……
可能是因为周浩野在场的缘故,王茜看起来还算平静,回以我一个拥抱后,她微笑着轻声道:“昨晚我怕你不原谅我,一直哭到天亮也睡不着,就吃了一粒之前买的安定片,可不管用,感觉有些伤风了,又吃了些感冒药,可更睡不着了,接着又多吃了点安定片。”
说着她不好意思地看着周浩野笑道:“哪知后来醒来就在医院了,医生说我吃药过量……”
周浩野起身来笑道:“你可把萧剑给吓坏了,甚至惊动了杨秘书长和何.市长了呢!”
对周浩野的在场,王茜应该是能想到的,她也没多过问。
看王茜的情绪确实很正常了,我也就不多说什么,征得她的同意后,收拾东西并让周浩野给她办出院手续,打算回项目部后再作安排。
上车的时候,我一脸诚挚地对王茜说了句:“答应我,以后别再那么大意了!要是你出什么问题,你知道我也很难活下去。”
王茜听了后很感动,并认真地点头表示自己会注意。
其实我那话说得很违心,纯粹是为了稳定她的情绪。但开车送我们的周浩野却语带双关地附和道:“王茜妹子,萧剑这话我可以作证,如果你有什么意外,他可真的就……”
我不是个喜欢做违心之事的人,可有时身处这个看不懂的社会大染缸,又岂能事事遂愿?我不但违心地一路上哄王茜开心,回到项目部后还当众宣布:王茜是误食了感冒药中毒,大家可别乱传谣言……
早晨在慌乱之中,我将手机扔在了床上,回来后一看,居然有二十多个未接来电,而打得最多的,竟是昨晚我才存在手机上的那张晴晴的号码。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