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121章 我还以为你只顾老婆就把姐给忘了呢
《我是男子汉》 尽管我对员工们的解释为王茜化解了很大一部分尴尬,但她本来就不是什么误食药物中毒,所以仍旧呆在屋里不好意思出门。
我怕她又再冲动,看过手机后干脆也不瞒她,直接让她看了我那些未接来电,然后才征求她的意见道:“我要不要回他们电话?”
这个问题其实是在没话找话,主要是告诉王茜自己很在意她,有点装“妻管严”的姿态。
王茜自然知道我的用意,“噗嗤”一笑后说道:“你不用刻意这个样子,我死过一次了,一点也不好玩,跟睡着了没啥两样,不会再那么无聊的了。”
她的豁然倒让我有些意外。见我愣着,她又催促道:“赶紧回电话吧!爸爸的我会打给他,你们许总的、还有李波他们的,都赶紧回过去,别耽误了你的正事。”
那些电话除了两个是问项目部工作上的事外,其它都是问王茜情况的,这倒让我感慨:好事不留名、坏事传千里。王茜出事丽江这边的领导、远在春城的白绍南会知道那并不奇怪,因为项目部的员工第一时间汇报了许总,而他肯定也会第一时间向王劲松汇报。
但李波居然也那么快就知道,我却有点奇怪了,电话回过去才知道,原来是王茜安排了一个财务人员到他店上管账,他是听那人说的。
李波是我的铁哥们,不过自从他得知王茜要“抢”他婚纱店的真实目的后,好像对我和王茜婚姻的看法就变了一些。问清情况得知王茜没事后,他那高兴劲隔着电话都感觉得出来,还一个劲地交待我说万事都可商量解决,让我别再刺激王茜,以免自己给自己找事,随后又从各方面的利害关系给我讲了一大通。
不过想想也是,他也不容易,刚搭上王茜这么个“财神”,要是王茜出点什么事,那么他也就空忙活一场了……
我是按来电的顺序一个一个回电话过去的,但有一个电话除外——张晴晴的电话我最后才回。
“哟,萧剑弟弟,我还以为你只顾老婆就把姐给忘了呢!”
电话一通,张晴晴便先在那边乍呼起来,声音语气比昨晚“吓”我时还嗲,要不是见过她的真身,我还以为自己是在跟个十七八岁的非主流少女在打电话呢,特别那声“萧剑弟弟”,直叫得我瞬间就又一身的鸡皮疙瘩。
情势所迫,我只得叫了一声“张姐”后,好声向她解释,说王茜这出事后手机忘家里了,所以没接她电话,而且她要和我商量的所谓工作上的事,估计也得往后再找时机。
但张晴晴却要我现在就赶去见她,并说周浩野早就告诉她王茜没事了。
我继续找借口推辞,但她的一句话却让我改变了主意。
那是在听了一堆推辞的理由后,她忽然笑道:“萧剑,我告诉你一件事:你把我家绍南最有乐趣最重要的东西打废后,昨天他可是铁了心地要把你也变成一样下场的,是我的一句话让他改变了主意,你想知道是哪句话吗?如果不想的话,那我就让他坚持自己的决定了!”
我可不认为她是在开玩笑,周浩野都被白绍南派来要“做掉”我了,把我弄成太监,对那变态来说更有可能。
不过答应了张晴晴马上赶过去后,我还是向王茜征求起了意见。这并不是单纯的为了宽慰王茜,她懂的东西确实比我多,对张晴晴的了解也够深,或许是真能给我些建议的。
王茜听我说完后,想了想才冒出一句:“张姐坚持要你去,恐怕是看上你了!”
此话让我有些毛骨悚然,赶紧回道:“茜茜,你别开这种玩笑!她都足可以做我妈了,又是白领导的老婆,不可能的。”
我知道自己有点自欺欺人了,张晴晴对我的意图,昨晚就已经表露无疑,我此行去那可是凶多吉少呢。
王茜见了我的囧样,忍俊不住道:“记得在老家时候爹是咋骂你的?我其实听见了,他不是叫你问候白家上下所有女性吗?这可是个大好的机会哟。”
说完过后,她的脸都红到了耳根,显然是想起我爹那样骂我的原因……
但她羞愧过后,却还是接着说:“白绍南那个死变态那么欺负你,你怕什么?还一顶绿色帽给他爸,好歹也算是除了点心头之恨。别的不说,以后你骂他的时候,那句‘**’可就货真价实了!”
这句话说出口后,王茜终于忍不住了,“哈哈哈”地捧腹大笑起来……
她这一笑,我是真放心了,能发出如此爽朗的笑声,那我相信真的再有天大之事,她也不可能再去寻短的。
不过笑完之后,她却告诉我,说张晴晴的名气除了目无法纪、胆大包天和贪得无厌之外,还有就是喜好男色,据说她在亲自给白福润物色了省电视台的一个美女主持时,自己也在同时包养了一个帅哥主持,而且找她办事的人,只要是帅哥级别的,几乎都逃不出她的手心……
说了些张晴晴的风流往事后,王茜还主动催我赶紧出发,说张晴晴的脾气可不小,我之前没接她电话难说就已经让她生气了,搞不好的话又想法子来收拾我。
我有种被王茜迫不及待地往火坑里推的感觉,但也是发自内心的感慨:如果真如王茜所说的话,那白家可真是一家子的变态!当然,李蓉和小琪琪除外……
不过想想也不奇怪,俗话说得好——臭鱼找烂虾、乌龟王八是一家!
开车前往市正府招待所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打了个电话给李蓉。
听见她那温柔的那声“喂”的时候,我忽然就有点想哭的感觉!遇到那么多事,虽然有那么多的兄弟,但我却感觉自己有苦找不到人诉,本来打电话给李波的时候想倾诉一下的,但他对王茜的过度关心,让我打消了那种想法;而我的家人,我又不敢让他们再为我操心……
所以,就只感觉李蓉才是我最亲最近、可以倾诉的那个!
可千言万语,在她那声“喂”了之后,却什么也找不到说的了。而李蓉竟也一样,就那样和我在电话里沉默。
好半天后,我才说道:“蓉姐,我没有给你添乱吧!”
“哈哈哈!”李蓉一声轻笑后应道:“这样的乱子,我期待了好几年,我只是觉得上天可真会捉弄人,要是让我早点遇见你,也不用天天过那提心吊胆的夜晚了!”
我问她此话是什么意思,她笑着解释,说自己嫁给白绍南后,最担心的事不是怕报不了仇,而是怕反被白绍南把她给占有了,要是我能早点出现打废白绍南那“祸根”,她这些年就不用每天夜里都担惊受怕了。
说起这事,倒真是值得高兴的,特别是我,不知比李蓉还高兴多少倍呢!
但说笑过后,李蓉对目前我的处境却也还是担心的,让我意外的是她的某些看法跟王茜不谋而合,而且她对事态的预见似乎比任何人都要严重一些。
首先她便告诉我一点,说白绍南变成个废男人后,对她是没什么威胁了,但对我难说只会更加的变本加厉!即使白家要利用我去漂白财产,也不会影响那变态想着法子的来欺我辱我。
“对于性格变态的人来说,你可千万别用正常人的思维去衡量!他那方面的功能丧失,难说只会让他更加的变态。萧剑,你可得有心理准备,和他斗智斗力的时候,才刚刚开始呢!”
李蓉这话说得我有些紧张,但更紧张的她说完后接着便主动问起了张晴晴约我的事:“你说我婆婆约你,真的是为了他们所谓的工作?”
我对李蓉毫无保留,把张晴晴那些反常的行为,还有王茜对我说的那些话全讲给她听。
李蓉对此没发表意见,她说就像我和王茜的关系一样,她现在至少名誉上还是白家的人,而且白家也还没到跟她主动翻脸的时候,所以对自己的婆婆不好评述。
就凭这一点,也足以看出这个女人的基本素养……
跟自己倾心的人说话,永远都觉得时间少一秒!我还想跟李蓉多聊一会的时候,车子却已经驶进了市正府招待所。
不过在临结束通话的时候,李蓉却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萧剑,有些事情你不必太在意我,因为那样的话反而会让你缩手缩脚。我看上你,看中你的那种主观判断也是原因之一。我婆婆约你的事,如果我们之间只是单纯的姐弟,那我倒希望你真的把她搞定,那样的话一来可以出口你心中的恶气,二来难说就有了意外的收获!”
“你还记得我和你说的锁和钥匙那个比喻吗?我是不会介意的!”我还未表态,她接着笑了一句后便挂了电话……
直到敲响张晴晴房间门的时候,我都希望张晴晴约我这事,是我们自己想多了。可进门之后,我却发现事情比我们预料的还过火。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