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我是男子汉》
第122章 她居然在抱我之前将身上的纱巾拉开
《我是男子汉》 张晴晴是早有安排的,我还在招待所大厅的时候,便听见总台里一个男人低低的声音:“报告,萧总来了!”
而我到了楼层上走出电梯的时候,也恰好就有两个壮汉在那层楼钻进电梯,其中一人正是昨晚杨秘书长跟我谈事时,守在市公.安.局小会议室门口、后来听见张晴晴呼救冲进去的,应该是张晴晴的随身保镖那种角色。
我说事情比我们预料的还过火,那可是一点也没带夸张的,张晴晴那露骨的大胆表现实在是令我措手不及。
她来开门的时候,头发湿漉漉地盘在头上,身上则裹着一条褐底黄花纱巾,样子很是随意。
我见她显是才从浴室出来,进去关上房门叫了声“张姐”后,就赶紧将头扭开不敢细看,生怕显得自己无礼。哪知她还未开口回应我的招呼,直接就给了我一个拥抱。
抱就抱吧,毕竟拥抱也是一种礼节,可她居然在抱我之前将身上的纱巾拉开,将我抱住之后,双手才将纱巾再次合拢,把我和她给裹在了一起……
“张姐……你……”
就算预料到她会对我“下手”,可我之前想过她的一百种下手方式,也没想到会如此直截了当,所以当场就慌了神,连发出的声音都在打着颤。
张晴晴用纱巾紧紧地裹着我,把她那喷着口香糖味道的嘴凑到我耳边轻笑道:“小伙子这么害羞,难不成王茜那小妮子对绍南说谎,她虽然跟你结了婚,却并没有真正把你变成她的丈夫?”
我想推开她,无奈刚才毫无防备之下,双手被她连同身子一起给箍住。要用强吧,又觉得实在是不合适不礼貌。
于是也不敢接她的话,只得胀红着脸,试着把手抽出来,可谁知手掌刚抽到胸口,却被她快速地缩手捉住,让我双手的位置更为尴尬,像是故意要占她便宜似的。
柔软的感觉令我犹如触电一般,再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双手往她胸前忽然一推,连忙退了直到后背顶在门上才止步。
张晴晴轻呼着也后退了一步,原本笑盈盈的脸上忽然就出现一丝怒意,但也只是一闪而逝,随即又将双手扯着纱巾,很自然地往肩上拉了两下,看着我妩媚地笑道:“萧剑,看看你张姐美不美?”
纵不想看,我也已经看得清楚。说句真心话,虽说这张晴晴年纪是大了些,但要是以古代唐朝的审美观点来看,她这幅身板还真可以算得上是有些姿色的:
她的身材虽然圆润得像只水桶,可居然没有一丝赘肉;双腿虽说比我的还粗,可也不比我的短,反而是因为粗壮,看起来合得更为紧致;而且胸前略为下.垂的挺.拔,绝对是我见过最大的尺码,再加上她的肤色比王茜还白……
也怪我太没见识,听她问话后又往她身上看了一眼,随后眼神不但没再能移开,而且还他妈不合时宜地咽了下口水……
话说回来,能让白福润这样的高官抛弃糟糠原配并最终上位成白夫人的女人,即使是个胖子也绝对是有着她的魅力!
张晴晴对我那有些丢人的表现看在眼里,脸上笑得更欢了,慢慢地靠上前来,继续说道:“你张姐遇见过的十八岁以上的男人,就没有谁看我一眼会不咽口水的!不过你有点不一样,你好像很怕我,是怕我把你吃了吗?”
我回过神来了,忙把目光移到她脸上,语无伦次地回道:“张……张姐,你不是说来谈……谈工作的吗?这……这样好像有……有点不合适吧!”
“工作自然是要谈的,不过……”张晴晴已经再次逼到了我的面前,让我连拉门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了后,才接着说道:“在谈工作之前,张姐我想好好让你放松一下。我家绍南欺负得你够戗吧?我身为她的母亲,有义务来帮她还一点人情债嘛。”
我的胸口被她用胸膛顶住后,已经彻底地手足无措了,有点像求饶似的回道:“不用的不用的!南哥没欠我什么,你不用为他还。”
这样的委婉拒绝却没丝毫作用,把我紧紧地挤在门上靠着,她直接就应道:“哟,真会做人,看来张姐是真没看错你!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就不还了,纯粹让你小子占便宜,算是我提前报答你为白家工作服务吧!”
面对如此女人,我已经找不到什么拒绝的话语了,站在那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只希望时间能倒流,让我回到敲门之前,那么我绝不会敲门进来……。
张晴晴见我愣住后,再次做出了一个让我如被雷击的举动:她双手放开纱巾,左手又向我的脖子上缠来,右手则直接就朝我不可描述地一探。
我当场就惊呆了,身子跳动了一下后用力往旁边闪开,嘴里叫出了来时路上想好、既不得罪她又能拒绝她的话:“张姐,你别这样!你是很美,但你不用这样考验我的,给我一百个胆我也不敢对你怎么样,我们还是谈工作吧!再这样的话我受不了,又不想自寻死路,那工作的事就只能改日!”
可我没想到她实在是太圆滑了,居然恬不知耻地回答道:“萧剑,你误会了,姐不是在考验你,姐这是在勾引你,懂不?昨晚你不是给姐拍照吗,来,今天姐就给你摆好姿势,好好的让你拍个够,而且我们还要拍点劲爆的、双人的那种!”
我知道面对这样一个女人,一切拒绝的语言都是徒劳了!于是把心一横,真的就掏出手机来对着她道:“张姐,我萧剑敬重你是长辈,也万万不敢冒犯白领导,刚才这些事我不会对任何人泄露半点,只会当什么也没发生。但如果你再要这样的话,我可真就要拍了!”
这话好像管作用了,张晴晴脸上的媚笑渐渐收起,俯身去将地上的纱巾拾起往胸间裹去。
我以为她终于良心发现,可她把自己弄得半遮半掩之后,竟板起脸对我说道:“我知道了,说什么不敢冒犯,你是嫌我老了吧?还他妈的长辈?你信不信我现在要是打开门叫一声非礼,你就永远走不出这个房间?”
她这一翻脸,我的脾气也上来了,壮着胆子就回道:“不管你怎样认为,反正我是真的从内心把你当长辈尊敬的,要是你一定要那样陷害我,我相信自己也是身正不怕影歪。”
“歪你妈笔!”这张晴晴也确实是奇葩一朵,翻脸过后便露出了她泼妇的一面,给了我一句国骂后,指着我嚣张地继续骂道:“你把老娘便宜占尽后却拒绝我,那老娘就算今天不弄死你,也不可能再让你好过!什么狗屁工作狗屁正事,我告诉你,没你的份了!”
我不发表意见,因为我感觉让她臭骂一通后,或许她就真能改变主意放过我。
见我只是一脸无辜加无奈装可怜样,她骂过后却话峰一转,冷冷地笑道:“你知道我家绍南接下来要怎样收拾你吗?他会找一百个正常的兄弟来公开绿你,而且他说了,要让你老家的混混去把你爹打成废人,把他也绿得跟你一样!慢慢把你全家都弄得不死不活再……”
我本打算让她骂一阵解气就此收场的,可她这句阴毒的话却让我孰不可忍,怒火腾地燃烧起来并立即就火到极点,不等她说完就嚎叫道:“狗日的,我先日了他妈绿了他爹再说!”
叫声未绝,我猛地就冲到她身边,一把就将她身上的纱巾扯开,拖着她就往床那边拽去……
我是全身上下都已经怒不可遏,那分钟可谓是彻底地失去了理智,像头野兽似的“嗷嗷”大叫……
而张晴晴则一幅受惊的样子,与之前的她判若两人,竟然开始挥舞着手脚反抗……
可惜她觉悟得太晚了,她把我激怒后让我箭在弦上,那么她越是反抗,我心里就越是亢奋……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七彩天空 | 网站建设 | 我爱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