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小说大全
两断刀诀一共有一百零八记刀法
《择天记》
第318章 学刀
剑是东土大陆最常见、也是地位最高的兵器,无数宗派、学院,最强大的道法手段都是剑法。长生宗下辖无数山门,真正让这个南方教派重镇能够与离宫抗衡的底气,依然还是离山剑宗,或者便是这个道理。
刀则一般都是在军中使用,在战场上结阵杀敌,向来难登大雅之堂,直至千年之前,周|****横空出世,一把刀败尽世间高手,这种情况才有了改变,然而在周独|夫之后,依然很少出现用刀的名家。
为何会这样?因为周独|夫的那把刀太锋利,更因为他自创了一套惊世的刀法。
那套刀法和他的刀一样,都名为两断。
这便是传说中的两断刀诀。
看着黑矅石棺壁上的那些文字与图画,陈长生和徐有容震惊无语。一直都有传闻,周独|夫的传承在周园之中,直到此时亲眼看到,他们才确认原来传闻是真的。
和这些刀诀相比,九间石室里的武功秘籍、珍稀的丹药,金玉珠宝完全不值一提。时间确实很强大,可以让丹药失效,让珠宝失色,却没有办法让智慧与知识贬值,黑矅石棺壁上的两断刀诀,毫无疑问就是修行界最顶级的智慧与知识。
朝闻道,夕死可,兽潮正在靠近陵墓,天空里那道巨大的、代表着死亡的阴影即将笼罩他们的头顶,陈长生和徐有容把这些事情尽数忘记,开始观看棺壁上的那些文字与图画,希望能够在最后的这段时光里,学习到更多。
他们的视线落在文字起始处,那是两断刀诀的总纲,文字非常浅显易懂,但讲述的道理却极深奥,简单的一把刀、一道锋,在文字里呈现出来的画面,与天地之间发生联系的角度,是那样的意想不到,真是好一篇独出心裁的大好文章。
两断刀诀一共有一百零八记刀法,分作三个部分,在总纲里被称作段,每段三十六记刀法。
第一段名为起,讲就是一个起字,如何起刀,如何起锋,如何起风,如何起势,是这套刀诀里最基础,也是气势最足的一部分。第二段名为承,主要讲的是防御,练到极处,可承天地之变,但这三十六刀又并不是单纯的防御,隐锋潜藏其间,如龙在云中,随时探首噬人,最是沉稳而凶险。第三段名为落,这个落字可以简单地理解为落刀,实际上却是撷自碧落这个词的本义,刀锋所向,自有一派湛湛青天开阔意象,包涵世间所有,能断眼前一切。
看完两断刀诀的总纲之后,陈长生和徐有容没有任何停顿,紧接着开始观看下一幅画面与文字,那便是起字段里的第一刀。
这也是两断刀诀的第一刀,有个特别简单的名字:缘起。
图画里并没有刀,也没有使刀的人,只有数道简单的线条。
陈长生有在天书陵观碑的经验,徐有容在圣女峰更是日夜研习解天书的功课,自有自观,明白那些线条是真元运行的线路,同时也是刀意。然而正因为简单,所以难解,棺壁画面上的寥寥数道线条,让他们沉浸其中,竟渐渐忘了时间的流逝。直至某一刻,他们两人终于悟通了这一记刀法,几乎不分先后的醒过神来,下意识里对视一眼,看出彼此心里的震骇。
铁刀出鞘,起于长空,怎么看这都应该是个很简单的动作,怎么可以有如此复杂的变化?如此复杂的变化如何能够记住,并且运用在战斗中?这套刀法就像周独|夫的人一样,霸道至极,却又玄奥难解,以他们两人的见识都觉得匪夷所思。
除了周独|夫是拥有远超世人智慧的天才,再也没有别的任何合理的解释。
这记看似简单的起字段第一刀,竟让他们消磨了无数心神,才终于掌握,当然,一旦悟通这记刀法,那种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的痛快感受,是那般的强烈,让他们一片畅快,竟似恨不得要大喊大叫数声,才能渲泄出此时的美妙情绪。
陈长生和徐有容只是沉默看着彼此,眼中的震惊情绪渐渐变成不安。只是第一记刀法,便让他们用去了这么长时间,想要把这一百零八记刀法全部领悟直至融汇贯通,这又需要多长时间?他们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时间。
如果只是时间不够,其实也可以尝试着记几招刀法便记几招,可正如先前所说,这套两断刀诀是好大一篇美妙文章,最奇异特殊的地方便在于,一百零八刀看似分离,实际上却是一个整体,你必须把整套刀法全部悟懂,才能知道这篇文章的意思。
像他们先前看似掌握了第一刀,但那种掌握还远远不够,或者说并不是真的掌握。
“先背。”陈长生看着她说道:“争取时间,把这些文字和图画全部记下来。”
即便不求理解,只求把这套刀诀尽数复刻在识海里,也是一件极难的事情。
徐有容在心里计算了一下兽潮到来的时间和自己要用多长时间才能记下这套刀诀,确认不够,说道:“分头背。”
“好。”陈长生看着她微显苍白的脸,稍一停顿后说道:“我从后往前看,你从前往后。”
如果说这套刀诀是一篇文章,从前向后看是顺序阅读,相对来说自然要轻松些,比起倒背更是如此。
徐有容知道他是想着自己重伤未愈,特意如此,没有拒绝,走到第二记刀法的图画与文字说明之前,开始在识海里记录。
陈长生看了她一眼,确认她现在能够站着支撑会儿,走到黑矅石棺的左面,最后一幅图画之前。
这是落字段的最后一刀,有一个特别霸道的名字:焚世。
他的视线落在那幅图画的线条上,同时,那些说明的文字同时进入他的眼帘。
只是瞬间,图画与文字便消失不见,在他眼前出现了一片昏暗的天空,到处都是陨落的星辰,拖着长长的火尾,世界仿佛即将毁灭……
下一刻,他发现那些陨落的星辰所行走的轨迹竟有些眼熟。他想起来,那些轨迹正是两断刀诀名为缘记的第一刀的起势。原来最终与最初果然是联系在一起的,他终于确认总纲里的内容,这套刀法果然需要全部掌握,才能掌握。
这套刀法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或者换句话来说,两断刀诀里的一百零八刀,实际上就是一刀。
理应如此。
一刀,才能两断。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