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小说大全
南客是魔族的公主殿下
《择天记》
第322章 打手腕
南客顺着神道来到石台之前数十丈外的地方,看着陵墓正门前的画面,心情微异。徐有容闭着眼睛,有些苍白的脸上神情宁静,仿佛即将发生的事情,与她没有任何关系。这种姿态代表了她对某人的绝对信任。某人,自然是站在石台边缘的陈长生。
南客望向陈长生,有些不解,就算他是徐有容的未婚夫,又如何能够让她如此信任?陈长生也在看她。那天清晨,在密布芦苇丛的湖畔,他与南客只打了一个照面,便转身进入了草原里,时间过去了数十日,他才再次见到这名恐怖的魔族少女。
说她是少女都不准确,看清稚的眉眼大概不过十来岁,两眼之间相距略阔,以至于额头也显得有些宽,眼神漠然或者说呆滞,给人一种木讷的感觉,而这正是因为她眉心里的孔雀神魂太过强大,他确认当初自己没有看错,这个小姑娘确实有病。他想了想,没有说什么,在草原里逃亡了这么长时间,他早就已经想清楚,斗鸡眼确实不是好听的话,而且他这时候很紧张,握着短剑剑柄的手没有流汗,指节却有些发白。
他现在已经知道南客是魔族的公主殿下,而且据说是魔君所有子女里血脉天赋最高的那个,更可怕的是,她是那名神秘而强大的魔族军师黑袍唯一的弟子。当初在那边 的湖畔,他连南客的两名侍女都打不过,就算现在剑法有了极大的提升,又如何能是她的对手?
真正的战斗从来没有开场白,这场发生在陵墓石台上的战斗,将会决定周陵的归属,将会决定魔族这场大阴谋的最终成败,自然更不会有那么啰嗦的台词与试探,没有任何耽搁,也没有任何征兆,随着风起于陵墓四周,战斗便开始了。
幽绿色的双翼在南客的身后迎风招展,嗡的一声轻响,那代表着空气正在疾速变形以及被震荡开来,她娇小的身躯瞬间从原地消失,下一刻便来到了陈长生的身前,她伸出细细的食指,带着一道恐怖的气息,直刺他的眉心。
她来的太快,动作更快,以至于蓄势已久,把剑势早已催发到极致的陈长生……竟来不及出剑。带着双翼的她,速度实在太快,快到难以想象,在整个大陆里大概都能排到极前的位置,除了像金玉律这样的人物,谁能跟得上?
这时候陈长生的任何应对,比如拔剑,横剑,刺,削,劈,撩,都已经来不及。
他无法跟上南客的速度与节奏,只要试图做动作,都必然会被她的指尖抢先刺中眉心。
她的那根手指很纤细,看着很普通,但指间携着的气息却很恐怖,任谁都能想象得到,如果被这根手指击中,会有怎样的下场。
所以他只能什么都不做,向后疾退,然后退入一片虚无里。
……
……
嗡!这声轻响来自南客的指尖,那道恐怖的劲意凝而未发,没能触到陈长生的眉心,却把石台边缘的空间都仿佛要撑裂开来。
陈长生在她眼前忽然消失,这让她木讷的神情终于发生了一些变化。
这是很难以理解的事情,但其实并没有让她想太多,更没有让她生出警惕,因为她明白了,却毫不在意。
陈长生的身影刚刚出现在石台上另一处,她几乎同时出现,依然一指点向他的眉心。这个事实,反而让陈长生有些意想不到,对方竟能跟得上自己的脚步?要知道,这与速度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他用的是最诡秘莫测、短距离内趋避最快的耶识步。
他的身影再次消失,南客的身影也随之消失。下一刻,陵墓正门前出现他的身影,紧随其后,南客的身影也在那里出现,陵墓前的高台上,并没有狂风呼啸,只有微风徐徐,两道身影时隐时现,没有发生任何声音,诡异到了极点。
陈长生没有任何办法摆脱她,没有办法摆脱那根离自己眉心越来越近的细细手指,没有办法摆脱那道恐怖的气息与死亡的味道。
他一步由雪宿踏突轸,避开了那一指,出现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南客逼到了高台悬崖边。
在大朝试里,在湖畔,曾经无数次让他反败为胜的耶识步,对南客来说明显没有任何意义。
但至少这为他争取了一些时间。
在悄然无声、诡异的身影趋掠之间,时间走出很短的片段距离,终究还是走了些距离,让他有了出剑的机会。
隔着那根细细的手指,他的视线落在她的眉间,神情专注至极。
擦!一道明亮至极的剑光,在高台边缘出现,仿佛要把晦暗的天空都照亮。
还是国教学院的倒山棍。
这是他最熟悉,也最喜欢的棍法,或者说剑法,所以最快。
但……还是没有南客快,或者说,南客太强了,强到可以很随意地便破了他的这一剑。
出剑,至少需要动腕。
屈指,只需要动动手指头。
南客刺向他眉心的手指微微屈起,指尖准确至极地击在他的剑身上。
当的一声清鸣,仿佛是新铸的瓦钟,被燕子衔来的一颗黑石子击中。
陈长生的短剑荡了起来,一道对他来说堪称磅礴、难以负荷的力量,顺着剑身传到他的肩头。
如果是普通的剑,南客这一指便敲碎了。
如果是普通的通幽上境人类修行者,南客这一指便会震废他的肩。
好在这把短剑不是普通的剑,陈长生浴过龙血的身体比完美洗髓还要完美。
当南客的指尖继续向他的眉心而来时,他手中的短剑就像一道苇条般,荡了回来。
依然还是国教学院的倒山棍,但这一次不再是刺,而是砸。
他手里的短剑向着……南客的手腕砸落。
他没有攻击南客的眉心,因为已经确认,决定速度的根本还是力量,他的速度无法超过南客。
他只能选择攻击距离最短的一种方法。
这个动作很小,需要翻腕,看着很随意。
这一刻,剑不再是剑,而是教棍,或者说真的教鞭。
他用的也不再是剑法,而是真正的倒山棍。
他要打南客的手腕,就像老师惩罚顽劣的学生。
啪的一声。
他打中了。
……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