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文学小说大全
黑袍看着雪地上苏离留下的足迹
《择天记》
第353章 让人无话可说的离山小师叔
风雪渐缓,雪原安静无声,然而没有过多长时间,地面便开始震动起来,积雪渐松,无数魔族大军疾驰而过,向着南方追去。天空里那道‘阴’影缓缓收回雪老城。黑袍不知何时回到了场间,数名魔将沉默地站在他的身后。场间再次回复安静,很长时间都没有声音响起,这些魔族的大人物仿佛都不知道此时应该说些什么,谁能想道那位南方大陆的最强者,居然是这么样一个人。
“当一个真正的强者,忽然不要脸起来,确实很麻烦。”
黑袍的声音依然那般毫无情绪,偶有寒风掠过,掀起头罩的一角,‘露’出微青的下颌。魔将们深以为然,强如苏离,居然在这种时候用这种不入流的骗术,实在是出乎了他们的意料。这大概便是至贱者无敌的道理?
黑袍看着雪地上苏离留下的足迹,安静了很长时间,继续淡漠说道:“他的伤已经很重,虽然成功地瞒过了陛下的眼睛,但最后那一剑必然耗尽了他的心血,他没道理还能继续撑下去。”
……
……
一剑不可能真的万里,但能够在魔族强者们构筑的重重阵法间,斩出一条通往数百里之外的剑道,亦可以想象这一剑的威力强大到了什么程度,正如黑袍断言,即便强如苏离拿着那把剑,也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
雪老城西南六百里外有一片雪岭,寒冷的气候并没有冻结所有景致,岭间处处冒着白‘色’的蒸汽,原来山岭里竟有很多温泉,一道温泉旁忽然风雪大作,随着雪片缓缓飘落,苏离和陈长生的身影渐渐出现。
苏离已经把剑收回了黄纸伞里,右手轻轻掸飞来到面前的雪‘花’,气度看着极为恬淡随意。相形之下,陈长生要显得狼狈很多,他的手依然紧紧地抓着黄纸伞的前段,坐在雪地里,就像是个要饭的小乞丐。
“魔族明明智商都不错,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总表现的很愚蠢,那些魔将肯定带着人往正南追。”苏离回头看了眼来时的道路,如剑芒般的锋利目光穿透层层的风雪,不知落在何处,‘唇’角微翘‘露’出嘲讽的神情。
他这句话不是对陈长生说的,是自言自语,或者说是安慰自己。但陈长生并不知道,有些艰难地从雪地里爬起来,说道:“前辈,这里毕竟还是魔域,应该尽快离开为是。”
苏离这时候仿佛才发现少年的存在,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也没有急着离开,反而向着旁边的温泉走了进去。
陈长生的手松开了黄纸伞,看着走进温泉里的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忽然间,温泉四周响起一阵密集的声音,有的声音非常凄厉,仿佛锋利的剑芒切割开空间,有的声音非常响亮,仿佛是铁锤落在岩石上发出的雷般轰鸣,有的声音非常沉闷,仿佛是数千丈的潭水深处有人在说话。
随着这些声音的响起,无数道强大的气息从苏离的身体里飘逸了出来,那是魔将铁剑的剑意,是铁‘棒’的风雷意,是黑袍的幽森意,温泉四周的岩石,被寒意冻得酥脆,然后纷纷破裂。
雪岭里到处都是剑啸雷鸣之声!就连汩汩冒着热气的温泉水面,也出现了无数道裂纹,直至很久之后,才重新归于平静。苏离站在没膝的温泉水中,长衫尽破,身上出现了无数道裂口,鲜血不停地淌落。
在离雪老城那般近的地方,被数万魔族大军围困,被十余名魔将围杀,魔族军师黑袍在旁静观,更有魔君的意志化为‘阴’影遮盖着天空,这是数百年来声势最浩大的杀局,而苏离坚持了数个日夜。
他的衣服上没有破口,连雪‘花’都没有一粒,根本不像受伤的模样,但事实上,他已经受了很重的伤,被他斩杀的魔将,与他‘交’过手的黑袍,以至魔君的意志,在他的身体里留下了很多道可怕的伤势与杀意。
只不过那些伤势与杀意,都被他以强悍的意志与超绝的境界强行压制住了。直至他拿到了黄纸伞,‘抽’出了遮天剑,在雪空里斩开了一条路,来到了数百里之外,确认暂时安全没有问题,不愿意继续消耗真元压制。
于是,那些伤势与杀意在一瞬间内尽数暴发了出来。
大部分的杀意,被他强行赠给了这片雪岭,让天地代替自己承受,但伤势却还停留在他的体内。
他脸‘色’雪白,神情委顿,只有眉眼间散漫的气息依然如故。
听着雪岭里的剑啸雷鸣之声,感受着那些恐怖且寒冷的杀意外溢,看着浑身是血的苏离,和渐渐被染红的温泉水,陈长生震惊失‘色’,声音微颤问道:“前辈……您没事吧?”
苏离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道:“周园里的离山弟子有没有事?”
陈长生摇头,说道:“我不知道。”
苏离沉默不语,看着雪岭远方的那轮灰‘蒙’‘蒙’的太阳,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陈长生很是担心,重复问道:“前辈,您没事吧?”
苏离转身看着他,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陈长生先前以为自己猜到了这位前辈的身份,但后来这位前辈的表现实在是和传言中的大不一样,在那一刻,直接让他开始怀疑人生,自然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猜错了,犹豫着问道:“请教前辈大名?”
苏离说道:“我是苏离。”
陈长生很震惊,没想到自己猜对了,没想到自己真的猜对了。
因为他没想到传说中的离山师叔祖,居然是这样一个人。
“然后?”他问道。
苏离有些不悦,斥道:“这个顺序不对,再来过。”
陈长生微怔,说道:“啊?”
苏离看着他的眼睛,再次问道:“我是谁?”
陈长生愣了愣,说道:“前辈您是……离山小师叔苏离。”
苏离又问道:“在传闻里,我是一个怎样的人?”
陈长生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前辈浑身是血,看着委顿不堪,却要问这些问题,想了想后还是认真地回答道:“您是不世出的剑道天才,一身境界修为早已出神入化,堪称传奇人物。”
这种评价当面说出来,很容易被认为是逢迎,但陈长生说的很认真,因为他说的都是实话,于是这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便显得特别诚恳可信,这让苏离非常满意。
他看着陈长生欣慰说道:“你这晚辈虽说实力糟糕透顶,但还算有几分见识。”
陈长生这时候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看着他身上的血流的越来越多,忍不住再次问道:“前辈,您真的没事吧?”
苏离微笑说道:“你才说过,我是不世出的剑道天才,一身境界修为早已出神入化,堪称传奇人物。”
陈长生心想,能把自己的话一字不漏地记了下来,看来应该没什么大事。
“所以说,像我这样的人,怎么会有事呢?”
接着,苏离喜气洋洋地说道。
然后,他像根被砍断的石柱一样,向前倒下,跌进了温泉里。
水‘花’四溅,被染成红‘色’的温泉水不停地‘荡’漾,苏离的身体在水里不停地起伏。
陈长生过了会儿才明白,这位前辈竟是昏死了过去,赶紧跳进温泉,把他抱了出来,然后搁到温泉畔的地面上。
几乎就在身体落到地面的同时,苏离开始打鼾,能撑到现在,他真的已经太累。
陈长生并不知道这一点,看着这位前辈,不知道该作何想法。
他刚才说的话是真的。
在年轻一代的修行者心目里,苏离虽然没有排进八方风雨,也没有圣人的尊称,但他才是年轻修行者的偶像,就连唐三十六这么自恋骄傲的人,也没有异议。因为和圣后娘娘、教宗陛下这些神圣庄严的圣人相比,和天机老人、月下独酌这些循规蹈矩的八方风雨相比,离山小师叔云游四海,剑歌处处,更代表着年轻人最向往的自由与随心所‘欲’。
然而……原来离山小师叔竟是这样的一个人。
陈长生已经记不得自己是第几次生出这样的感慨。
他觉得这位前辈给自己带来的震惊,甚至要比周园里的剑池和天书碑还要更大。
看着苏离熟睡中依然漫不在乎的神情,听着他如雷般的鼾声,他忽然觉得和唐三十六有些像。
然后,他又想起唐三十六曾经评价自己和徐有容都是让人无话可说的家伙。
这位离山小师叔,才真正让人无话可说吧?
【本章】 | 【返回】 | 【大全】
信息推荐
关于我们 | 谷歌网址 | 星光灿烂 | 书画艺术 | 百姓健康 | 网站建设 | 爱烦佛学
© 2017 Qicaispace.Net